当前位置:法苑文化 -> 诗歌散文选登

她,他,他俩,一个完整的世界

作者:胡喜辉  发布时间:2014-06-26 10:14:05


    她是一个身体修长、青春逼人、美丽的东北姑娘;

    他是一个长相普通、身高有点惭愧的四川小伙;

    她与他本没有交集,同到首都北京打工,开启了他俩相互交集的命运。

    初次见到他俩时,他是热情好客、勤快的小烧烤店老板,言语不多,眉宇间充满了自信与自尊;她则是年轻漂亮的老板娘,在烧烤摊前一直低着头忙活着,偶尔冲正在啃串的我们浅浅一笑,笑意中带着暖意。他俩的小店儿开在五道口一条狭窄的胡同里,街面凹凸不平,街两边开满了卖零货的小店,他俩的小店,是这些为数众多的小店中的一个。

    当时是初春的暮晚,因天气尚冷,光临小店的顾客不多,我们刚去时是唯一的客户。坐定,他即端上冒着热气的用来自他家乡的茶叶泡的茶水,嫩绿的叶子在热水的浸润中旋即伸展开,喝上一口,清香润口。随即各种烤串和麻辣烫一一摆上,我们一边吃着,一边与他交谈。她则依然在烧烤摊忙碌中,低头倩影依旧,令人赏心悦目。

    他高中毕业即开始了打工生涯,先后在多个大饭店担任过主厨,辛苦的时光雕琢了他的成熟,也增添了他的自信。朋友与他相识是在他担任一家烧烤店首席厨师的时候,那个店面委实不小,他平日仅是指导下级厨师的工作,仅当有贵客来临时方才亲自下厨烧烤。那时的她是那个饭店的众多服务员中的一位。

    他与她是怎样开始的他没有详说,但从谈论着她的他的充满幸福模样,他与她的相识、相恋应是同世上任何一对幸福的恋人一样。那时追求她的人众多,多次来往饭店的顾客中,有好多人是冲着她来的,来之后借各种理由跟她聊天,是否有人向其提出过恋爱要求,我不得而知,但那时的她绝对是被众星捧月的一名女子。他是众多追求者中的一位,他使用了何种方式我不得而知,最终她选择与他在一起,选择了这个朴实、踏实、在厨艺上有才华的南方的小男人,一定是他的内在魅力征服了她吧。于是,他、她,变成了他俩。

    在他们交往了一段时间之后,因他本身比她要年长几岁,已过30岁的门槛,家里人催他结婚。在征得了她的意见后,他随她一起到东北她的老年,拜见未来的岳父岳母。刚入家门的他,或许是会被她的七大姑八大姨指点讨论的吧,毕竟他家境普通、身高惭愧,且老家离东北太远。是她的坚持和说服,他诚恳的表现,暂时平息了她父母及其他亲人的议论。他向未来岳父岳母想必也是作出了一番保证的吧,这个人见人爱的美人,换做他人都会加倍珍惜的。

    于是,她又跟随他回到了南方的他的老家。婚礼在老家举行,简朴而又特别,将会是他俩一生中重要的时刻、重要的回忆之一。她的婆婆在邻居艳羡的目光中答应着她的“妈”的称呼,接过她递过来的一盏茶,这个女子,将要陪伴自己儿子一生的啊。

    婚礼过后,他俩返回了北京。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他与她从饭店辞职,在五道口现在这个地方寻了一个小店面,在附近民居租了一间小屋住下。他发挥他的厨艺,在常规烧烤之外,烧烤五花肉是他的拿手绝活,五花肉香味扑鼻,脆而不干,滋味自是有别于装修精美的大饭店。另外,他俩也给顾客准备麻辣烫,适宜男女老少到他们的小店就餐。他说,到夏天天儿热起来,他俩从傍晚一直要忙活到夜里两三点,然后收摊回家睡上一觉,早上九点多起床又要为晚上准备要烤的肉串,要烫的蔬菜了。

    与朋友吃的差不多了,话也谈的差不多了,除了我们,又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人坐下点菜。天渐渐黑下去了,周围商场和居民楼的灯依次被点亮了,空气没有刚才那么冷了。她依然在忙忙碌碌地招呼着客人,美丽依旧,他则依然傻傻地望着她笑。

    与他俩一一道别,小胡同渐渐地退出视力范围。返程路上虽都是灯光,但抬头望天空望去,星星在一眨一眨。

    这算是一个春风沉醉的晚上了吧。 

第1页  共1页

编辑:王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