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官风采 -> 办案札记

司法本身不是社会正义的最好防线

作者:苏航  发布时间:2015-03-09 11:24:29


    一段时间以来,随着高层统一部署与改革渐次展开,“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这一论断已为公众耳熟能详,司法机关在社会治理结构中的地位从未像今日一般突出。但是也应当意识到,司法是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但其本身绝非社会正义的最好一道防线。社会对司法“救世主”式的期许,换来的却必将是司法“消化不良”的尴尬,这是司法不能承受之重。

    首先,进入司法程序时纠纷的化解时机往往已经丧失。司法机关“最后防线”的功能定位,意味着其面对的是已经发生治理失效的社会问题。而当各方积怨已深时,纠纷往往已经恶化癌变为无从治疗的社会痼疾。毋庸讳言,进入司法程序的相当一部分纠纷在其发生、演变之初,通过细致的工作是可以化解的,正是前期处置的怠慢与轻忽使得纠纷扩散蔓延。面对这种纠纷,司法机关也颇有无从下口的棘手之感。当纠纷各方将解决纠纷本身这一最初目的弃诸一旁,转而寻求获得压倒对手的优势地位时,即使司法机关能够依法裁判,辨法析理,也难以做到胜败皆服。另一方面,司法机关介入时纠纷产生时日已久,事实还原往往力不从心,这使得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成为奢谈。因此从效果上来看,司法实在不是纠纷化解的最佳选择。

    其次,司法机关缺乏解决专业性问题的能力与经验。由于学术背景、实践经历及“法院不得拒绝裁判”的法律原则影响,司法机关工作人员在专业外知识储备上往往“博而不专”,在处理各种专业问题时便需要借重鉴定人、专家辅助人等具备专门知识的诉讼参与人辅助决策。这种过于依赖鉴定人决定案件走向的现象也被称为“技术法官”而广为诟病。与此相对,行政机关、有关组织则可以从本单位职能出发,选用具有专门背景的人才,其长期管理某领域事务而积累的经验更让司法机关望尘莫及。故而在大多数情况下,在处理涉及专业性问题的纠纷时,司法机关并不比行政机关更具有优势。这也是各国行政法学界共同承认司法机关应对行政行为保持一定尊重,避免轻易更改的原因。遗憾的是,随着社会快速发展,社会分工日益精细,行业之间的专业鸿沟日渐加剧,社会矛盾涉及的专业性问题也日趋增多。因此,从对社会矛盾的专业化处置上来看,司法也不是纠纷化解的最佳选择。

    再次,司法机关的性质与定位不利于积极化解社会矛盾。在刑事诉讼以外的经典模式中,参与诉讼的司法机关仅有作为中立裁判者的人民法院。为了保障避免出现不经审理,预先裁判的局面,人民法院被赋予了较为消极的诉讼地位,这表现在其不得主动介入纠纷,不得指导当事人诉讼,除法定情形外不得主动搜集证据,要尽最大可能尊重当事人对自身实体权利与诉讼权利的处分等方面。很显然,这种“不告不理”的纠纷处理方式在追求矛盾化解上是颇有局限的。此外,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纠纷只能局限于少数个案,虽然个案判决可能对其他纠纷化解起到一定示范作用,但这种针对性处理不免过于不经济。在社会矛盾集中爆发的历史时期,时间与人力、物力是保障纠纷化解的必要因素。无法主动出击意味着贻误战机,个案处理意味着浪费资源。因此,从处置手段的适当性上来看,司法更不是纠纷化解的最佳选择。

    最后,司法机关的实际效能不允许其同时处理过多社会矛盾。为了保障基本的程序正义,依法设定的司法程序是复杂繁琐的。各种诉讼法是也只能是从个案入手,规定单个案件的侦查、审查起诉、起诉、受理、庭前准备、审判、宣判、执行等环节,而对数量庞杂的案件如何高效处理,即有效的审判管理制度并无规定。这在社会纠纷较少,司法资源相对富裕的情况下当然没有问题。但当每年数以千万计的案件涌入司法程序时,对这些案件的审理进行妥善安排就已经是一项要耗费巨大脑力、心力的挑战,更遑论要严格依法查明每起案件的事实真相,准确认定每个事实的法律性质。在司法机关长期面临“案多人少”的背景下,通过司法解决纠纷要么牺牲效率,要么牺牲公正。前者造成的后果是“迟来的正义是非正义”,后者造成的后果更与“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相背离。因此,从现实情况上看,司法依然不是纠纷化解的最佳选择。

    应该看到,司法有其制度设计与现实环境上的局限,它只是社会治理中的一股力量,是社会纠纷解决机制的一级,“神化司法”与蔑视司法一样不可取。在社会矛盾化解方面,司法不能包打天下,而必须依托社会整体治理体系方能扬长避短,有所作为。任何不顾历史、现实条件对司法无原则的追捧都是“捧杀”,最终只能使公众在一次次失望中丧失对司法,对法治的最后一丝希望与追寻。我们期待司法能在更为可靠合理的社会治理结构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第1页  共1页

编辑:王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