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 法院动态

空气质量435,里程82,一个执行法官的霾中之旅

作者:苏航、李偲偲  发布时间:2016-12-21 17:42:43











    在PM2.5指数达435的雾霾天,不戴口罩从海淀到通州打个来回,是种什么样的体验?如果问到海淀法院执行二庭的张瀚文法官,他一定会用这四个字回答你:如释重负。

    临近年底,海淀法院的法官们越发忙碌了。在刚刚进入“立霾”节气的12月21日一早,海淀法院执行二庭的五位法官便分别出发,和他们的法警兄弟一起,一头扎进那近乎凝固的暮霭之中——没人戴口罩。

    在张瀚文手中的,是一起被执行人下落不明的强制执行案件。该案中,被执行人曾借款520万元,后未偿还。本案中的申请执行人遂诉至法院。在诉讼阶段,被执行人即未现身,法院经传票传唤依法缺席审理,并判决其偿还借款本息。在强制执行阶段,张瀚文曾多次与被执行人联系,让他哭笑不得的是,对方居然“紧跟时事”,一口咬定这个法院来电是诈骗电话。在张瀚文反复解释后,被执行人便改口“身在外地”、“不清楚案子的情况”: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你奈我何?

    找不到人,就从财产入手。翻阅案卷,张瀚文法官发现被执行人名下有一套位于通州的房产,在诉讼期间已被采取保全查封措施。于是,便有了本文开头顶着雾霾,向通州进军的一幕。

    干啥去?“这处房产我们去看过,门上贴的都是小广告,应该很长时间没人住了”。张瀚文此行,是要在评估公司的配合下,对被执行人房产采取强制措施进行评估。关于房屋价值的评估报告将成为继续执行的关键性依据。但预想虽好,却更需要随机应变的智慧。“执行就是突发情况多,兵来将挡吧”。几年工作下来这个年轻人已经有了“老”执行法官乐观、积极、直面挑战的风范。

    41公里,1小时20分钟,到达执行地点的路并不如想象中通畅。“这算是出师不利吧”,张瀚文边握着方向盘,在车流中辗转腾挪,边打趣道。可以下了车,对下一步怎么做他却没有丝毫犹豫。“走,先去物业问问”。10分钟后,张瀚文手中多了一份笔录——被执行人自去年9月交纳了直至今年6月的物业费后,便再未现身。这时,张瀚文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评估人员已到被执行人房屋所在的住宅楼下了。

    和很多新建的住宅楼一样,通州梨园的这幢楼也颇有中西合璧的特点——在电梯上,你看不到和4、13有关的楼层。因此张瀚文所要前往的20层,在物理上实际是第15层。一下电梯,逼仄的楼道、昏暗的光线似乎又要给法院干警们一个下马威。

    张瀚文二话不说,找到被执行人房屋,便开始拍门,力道不猛,却有一种稳定的节律感。同行的法警张开站在张瀚文身后,举着执法记录仪固定着镜头前的一切。见敲门无果,张瀚文并无意外之情,他转身走下电梯——这是要找开锁公司的人和小区物业公司的见证人到场。

    几分钟前还看似牢不可破的铁门,被打开的时间却出乎意料地短,甚至还不如张瀚文此前向有关人员出示证件、说明情况的时间长。此后的一切便顺理成章起来,评估人员进场实地勘验,为开锁人员、物业公司见证人做笔录,将房屋重新查封。张瀚文一一施为,颇有一种执行法官应有的干练。

    下得楼来,不过11时30分。“要不咱们再去趟通州工业园?卷就在我包里”。事毕,显然张瀚文的心情也轻松了些。就像当天海淀法院官方微博对这次执行过程的播报一样,等待他们的,是有一个一小时二十分车程,以及下午的工作。

    “喂,我在开车,你发短信吧”。同行者已经数不清,在这短短的一上午张瀚文接了多少当事人的电话。“一天一百多个?”张瀚文回答说,他看着前方,让你搞不清他是在回答,还是又一个玩笑。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