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苑文化 -> 诗歌散文选登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作者:刘宇  发布时间:2017-02-21 09:38:32


    还有什么比“爱情”两个字更能引爆读者的眼球?!据说,缺少“爱情”二字,三分之二以上的人类刊物将无人问津,四分之三以上的非虚构类作品将丧失活力,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虚构类作品将彻底绝迹!除了吃饭, 我们又找到一个例子,足以证明人类的执着与坚持。

    问题是,借用卡佛的小说名——“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为尽快统一认识,明确“爱情”的深刻内涵,帮助海淀法院干警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爱情观,我们决定抛开陈词滥调的名言警句,摒除色情暴力的案例分析,以“历史分析”的方法追根溯源,梳理爱情的前世,今生和未来。

    一、原始的爱情

    爱情的历史应该从什么时候算起?不知道分裂生殖或出芽生殖算不算“自爱”;也不知“猴王时代”或“民知其母不知其父”的时代算不算“博爱”;反正,最没有争议的“爱情”只能诞生于“以夫妻为单元共同养育下一代”(最极端的形态:“一夫一妻制”)的时代。

    这个时代,怀孕生子的女原始人需要选择稳定的伴侣长期提供资源。男原始人的最优策略则是不择一切手段,最广泛地传播基因。自然选择通过留存善于甄别谎言的基因(女人方面),淘汰不负责任的基因(男人方面),调和女人的长期策略和男人的短期策略。于是,服务于生殖和养育,“爱情”作为一种被美化得无以复加的东西,在进化史上确立下来。

    现代社会,男女的社会角色和行为策略发生微妙变化。但,一方面,爱情的本质没有变:即,为了形成“一对一”的关系,“夸张一个异性与其他一切异性的分别”。另一方面,产生爱情的要素没有变:一要“眼缘”——这是快速判断基因匹配度;二要“靠谱”——这是计深远。

    因此,“所谓一见钟情,不过见色起意;所谓日久生情,不过权衡利弊”——上述“见色起意”和“权衡利弊”都只是经典爱情的无奈变种,就好像缺少牛肉的牛肉面。但,爱情,毕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稀缺物品,有点像北京市小客车指标,得考驾照,还得耐心摇号——因为“求不得”或“易失去”,所以有价值且会珍惜。

    二、前世的爱情

    电影《一代宗师》里,宫二小姐说:“人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浪漫。类似于席慕容的“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能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那么,我要用多少次回眸才能真正住进你的心中?”

    但是,若真从因缘和合、业报轮回的角度讲,爱情的缘起似乎是报恩,报怨,还债,讨债之类,光靠扭头是不顶事的。所以,下辈子想娶谁或是想嫁谁的话,正解是:要多欠他(她)钱或是让他(她)多欠你钱。当然,你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老天往往有创意,没准儿让你作他亲戚、朋友、对手、宠物哪一类——性别、年龄、种族什么的未必搭配。封建迷信毕竟是靠不住的!

    反向推理,从“假如爱有前世(或来生)”的角度看,这辈子若被女朋友欺负,大概也没什么可抱怨的了——要么是欠钱太多,这么还钱还便宜了自己;要么就为以后欠钱不还提供了可行性,也不错。

    当然,佛经对爱情还有更“究竟”的解读:“无明”,“我执”,“贪爱”,“愚痴”——即,“你爱男女,事实上是你爱你自己,源于你对自己(是个男人或女人)的执着”。歌手王力宏应该蛮有慧根,22岁就悟到:“爱你就等于爱自己~” 

    三、今生的爱情

    尽管有“人鬼情未了”,爱情根本上还是“此岸”的吧。无论是金刚vs女记者,李白vs杜甫(孤陋寡闻了吧?),还是杨过vs小龙女,爱情作为一种世俗的东西,免不了政治性。毕竟,“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

    从主体上讲,爱情,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牵扯的可能是两个家庭,三个家族,四个帮派,五个诸侯国,此外,还可能牵动数量庞大的备选者、竞争者、支持者、利用者、见不得人好的眼红者……利益攸关者众多。

    从过程上看,爱情毕竟是以彼此信息不对称为前提。既然是信息不对称的博弈,就少不了“传播策略”;少不了“逆向选择”;少不了“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少不了“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

    最后,从结果上讲,爱情是一种结盟(“海誓山盟”):内部有政治格局问题,外部有“合纵连横”问题。前者是内政,后者是外交,“外交是内政的延续”——内政是关键。

    政治学博士刘瑜说“两个人中,总有一个是园丁,一个是花园”,或者说“总有一个是虐待狂,而另一个是受虐狂”,其根源——人类往往“不是因为爱而去忍受痛,而是通过痛才能感到爱”。多透彻!于是,如何争取有利的政治地位,就成为古今中外痴男怨女的真正课题。而“权力格局”的形成是历史惯性的产物,是不断实践和斗争的结果。所以,联想“女人的自我修养”:有看《欢乐颂》的,有看《甄嬛传》的,还有看《琅琊榜》的,应是一个比一个“高阶”。

    四、未来的爱情

    爱情是历史性的。因此,讨论这个问题的前提是——假如未来还有“爱情”。

    李志文(Jevons Lee)教授07年做过一个讲座,名叫“爱情与婚姻--人类性行为的经济学分析与经济原动力的生物学基础”,令人耳目一新。李教授最后把爱情看作一种“情操”,说它不会消失。但是,如果真被他不幸言中:男性不可逆转地没落,女性再度崛起;婴儿成为公共资源,生产者与抚育者分开;同性恋歧视消失,性行为跟传宗接代分离;社会保障代替“养儿防老”;婚姻随商业社会的发展式微;甚至,遥远的一天,乳房(婴儿的饭碗)、子宫(胎儿的保温箱)、还有注射器(试管)被科学技术淘汰,荷尔蒙冲动不再为自然选择青睐……那么,“爱情”(假使还有这样的词语)还是那个“爱情”吗?概念一跨时代仿佛就“不可通约”。

    东野圭吾写过一篇小说《钟情喷雾》,说只要取得带有目标异性汗液的手帕,就可以制造一种直接与对方MHC(“主要组织相容性遗传因子复合体”)相匹配的爱情香水,让她(他)顷刻爱上你~问题是,如果爱情真的可以理化分析,科学选择,工业生产,技术控制,将置“浪漫”于何地!

    但,或许爱情真的只是化学物质的配对?这不是一个未来的命题,这是一种永恒的焦虑。

    五、我们谈论的爱情

    那么,到底,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答:综上所述,“爱情”是一种来源于进化史,根源于“业报轮回”和“颠倒妄想”,具有政治性、历史性、生物化学性,一般存在于两个“有情众生”间的,通常是亲密的,基本是排他的,想想是浪漫的,再想是实际的,总之是玄妙的——感情。这种东西,你不谈,无味,谈多了,乏味,谈虚幻了,浮气,谈实际了,俗气,谈乐观了,土气,谈悲观了,戾气,真是“不可说,不可说”。

    仅以此文,纪念那些人类心灵史上发生过的,正在发生的,将要发生的,以及不会发生的——爱情。然后乃知:拥有爱情的干警们,你们多么幸运啊!没有爱情的干警们,你们何必焦虑啊?不管有没有爱情,让我们精诚团结,开拓进取,继续打好结案攻坚战,为共和国的法治建设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吧!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