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苑文化 -> 诗歌散文选登

只要你仔细推敲,总会发现破绽

作者:孙欣  发布时间:2017-03-27 13:52:57


    午夜时分,看完《破绽》,感觉是近年来法庭片中难得一见的佳片。本片的制作班底也极为强大:导演是拍摄《哈特的战争》的格里高利•霍利特,这位导演的父亲本是一位法律工作者,导演也从小受着潜移默化的影响,以拍摄悬疑、惊悚的法庭片见长。本片的两位男主角――扮演犯罪嫌疑人泰德的是老戏骨安东尼•霍普金斯,近年来在好莱坞已是深入简出,选择这样的心理戏还是比较对他的口味,否则就是毁了《沉默的羔羊》的一世英名。扮演检察官的演员瑞恩• 高斯林此前也获得过第79界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

    本片同很多其他的法庭电影一样,比较完整的体现了美国刑事诉讼的整个过程。也探讨了“非法证据的排除规则”、实体正义和程序正义、法律与道德的纠缠、搜查制度、禁止令、媒体对案件的过度关注曝光、以及“不因同一罪行受到两次审判”等等传统的问题。

    同辛普森杀妻案一样,本案的开始是心思缜密的建筑师跟踪妻子,发现了年轻妻子与他人在宾馆的通奸行为,在自己家中将妻子残忍的枪杀,妻子被击中头部昏迷不醒。出乎意料的是,警察赶到家中的时候,泰德出乎意料的承认了自己的罪行。案件进行的如此顺利,泰德在审理前甚至拒绝了聘请律师或者法庭指定律师的权利,要求自己辩护。负责本案的检察官威利此前对自己提起公诉的案件有着97%的罪犯被判处有罪的记录,所以过于自信,未充分准备就匆匆上了法庭。审理前,威利才突然发现从现场提取的手枪竟然没有上膛,毫无证明意义,找不到凶器的情况下控方根本拿不出什么有力证据能够证明泰德有罪。第一次审理中,泰德突然翻供,否认自己的罪行,并声称警官对其进行刑讯逼供,令控方最措手不及的是:关键证人、首先进入现场的警官竟然在法庭上被泰德当面揭穿是自己妻子的情人,这样的证人、证词以及搜查的特殊身份难免使陪审团产生怀疑,对控方更为不利的是证人又在法庭极为失控。双方的第一次交锋,以泰特的彻底胜利告终。

    控方的取证毫无进展,检察官威利与承办的警官一次又一次的进入犯罪嫌疑人的家中搜查凶器,却总是失望的无功而返,因为案发以后警察马上赶到,泰德一直没有离开过犯罪现场。凶器怎么会不翼而飞?威利甚至怀疑泰德是不是用强酸把枪融化掉了,但也找不到证据。威利调取了被害人与情人在宾馆幽会的监控录像,竟然发现了泰德的身影,可苦心经营的泰德带着帽子无法看清面容,录像连犯罪动机都证明不了。此时,与犯罪嫌疑人的会见成了一次又一次凶手对检察官的挑衅,老奸巨猾的泰德看准了年轻检察官急于求成,总想保住成功记录的心理,甚至嘲笑威利“连停止的钟每天都会对两次。”面临案件的压力,第二次庭审日期的临近,威利一筹莫展,只好跑到被害人的医院彻夜守候,希望奇迹出现,植物人能够突然清醒说出凶手。

    奇迹没有出现,威利却受到了诱惑,此前的证人、也是被害人情人的警官主动找到威利,说自己能够通过物证部门拿到泰德的指纹,想通过栽赃的办法制造凶器从而证明泰德的谋杀行为。威利考虑再三,最终还是选择了这条危险的途径,安排自己的助手在法庭门外,如果接到自己的电话就走入法庭声称找到了凶器。却不想助手在最后关头没有配合威利,接到电话也没有进去,由于证明犯罪嫌疑人有罪的责任在控方,泰德无以为证,只能告诉法官没有证据,法官当庭宣布泰德无罪释放。

    万念俱灰的警官在泰德走出法庭后自杀在法庭外,绝望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威利看着警官的尸体,心中暗自发誓一定不让罪犯逍遥法外。可是“不因同一罪行受到两次审判”是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确立的原则。我们不会忘记,辛普森还不是在宣告杀妻无罪后,还大言不惭的出版了《如果我在现场》来挑衅这种保护公民权利的司法制度,真是莫大的讽刺。威利还孜孜不倦的寻找泰德有罪的证据,遭到同事和上司的嘲笑。与此同时,阴险的重获自由的泰德竟然利用自己的丈夫身份要求医院撤掉被害人――陷入重度昏迷的妻子的氧气瓶,要求结束她的生命。威利好不容易拿到法官的禁止令赶到医院,却发现泰德早已先行一步。被害人的生命已经结束了,最后的证人也离世了。

    本片不是艺术片,同标准的好莱坞商业片一样,最后邪不压正,正义还是战胜了邪恶,老奸巨猾的罪犯最终还是没有脱逃法律的惩罚。泰德要外出旅行,行前邀请威利到自己德家中。当沮丧的威利拿着手枪一步一步走向泰德的时候,观众可能都要以为理智的检察官也会用这种私力救济来实现最终的正义的时候。威利却说凶器找到了―――原来泰德早已潜入妻子偷情的宾馆将自己与警官的手枪偷偷调换,又用警官的手枪枪杀了妻子,最后在警察赶到拿走凶器的时候将两者调换回来。所以在所有人寻觅凶器的时候,凶器其实就别在证人的腰带上,静静地伴随他参加了两次庭审,最后警官又用这把手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不用担心,尽管这样的推断和证据来之已晚,不能以同一事实再次起诉泰德。但是他后来要求撤掉妻子氧气的行为属于一级谋杀罪,比此前的一级谋杀罪未遂更加严重。影片的最后,新的审理开始了,这次泰德没有自己为自己辩护,而是请了律师,新一轮的对决又开始了。

    总体来说,可能有法律专业背景的人看这部电影收获会更多一些。就警官劝说检察官提供虚假证据这一细节,就体现了非法证据的排除规则。当然,这已经不完全是道德问题了,这已经涉嫌犯罪。让有罪的人受到法律的惩罚显然是检察官代表整个社会乃至是终极正义行使的权利,但这个权利也要受到控制和制约。刑讯逼供尚且不被允许,更何况是伪造证据?可惜在影片里我们的检察官也没有把握好自己,为了保持自己不败的记录也迷糊了心窍,还好他的助理在最后关头没有配合他的要求,否则水的源头并玷污了,这比有罪的人逍遥法外更造成对社会的危害。

    法律人,你为什么不争气?这是我们台湾同行提出的设问和感慨。本片中年轻的检察官的智慧和执着恰恰为我们诠释了法律的艺术。任何人不因同一犯罪再度受罚,面对“禁止双重危险”、禁止重复起诉这样的原则,也许其他人就望文生畏,也望而却步了吧。但是检察官威利却从犯罪嫌疑人释放后的行为中找到了动机和漏洞,在曲折迂回中最终实现了正义,这也给我们极大的启迪。随着年龄的增长,更加发觉客观真实的重要往往大于法律真实。因为当事人和被害人家属不会那么容易的接受“高度盖然性”、“非法证据的排除规则。”法官不能仅仅拘泥于法律真实,仅仅依据现有的证据裁判。如何利用有限的线索、资源在实体和程序允许的范围内实现更大的正义,是个考验法官智慧经验、任重而道远的问题。

    “只要你仔细推敲,总会发现破绽。”这是影片中的犯罪嫌疑人对检察官说的话,虽然在影片的场景中带着不懈与挑衅,但却也包含了老者对后生的尊尊教导。多么老道的罪犯也有破绽,多么精明的检察官也不能保证自己没有破绽。破绽隐藏在看似很薄的案卷之中,隐藏在你没有发现的稍纵即逝的表情之中,隐藏在一句欲言又止的陈述之中……破绽又源自我们的内心,克服了内心的急于求成、急功近利,抓住对手的破绽,成功就在触手可及的不远处。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