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学实务 -> 审判研讨

网络虚拟财产首次写进《民法总则》权利保护增添新类型

作者:刘雪琳、林挚  发布时间:2017-05-17 09:02:55


    网络虚拟财产是随着互联网发展而产生的一种非物化的财产形式,目前针对网络虚拟财产虽无统一的定义,但从其特点可知,网络虚拟财产主要指依附于网络虚拟空间,以数字化形式存在的,具有一定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既相对独立又具有独占性的信息资源。2017年3月1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草案)》经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自2017年10月1日正式实施。其中第127条规定: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该条款的增加,体现了本次《民法总则》修订所持的“与时俱进地审慎修订立法”的理念。对于《民法总则》将网络虚拟财产保护写进立法,其标志性意义在于:

    一是符合互联网时代的网络产品多元化趋势。根据2016年1月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5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6.88亿,全年共计新增网民3951万人。互联网普及率为50.3%,较2014年提升了2.4各百分点。网络运用的普遍化使得互联网产品不断推陈出新,相应地涉网络的虚拟化产品亦随之应运而生。目前,可知的网络虚拟财产既包括游戏领域的游戏装备、游戏币,也包括网购领域的网络店铺,以及风靡全球的虚拟货币比特币等。《民法总则》第127条的规定符合当前时代发展对于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需求。

    二是提供了高位阶的网络虚拟财产保护民事法律依据。以网络店铺为例,在《民法总则》将保护网络虚拟财产纳入立法之前,仅有2014年颁布的《网络交易管理办法》对其进行规制,《网络交易管理办法》属于规章制度,法律位阶低于法律。《民法总则》第127条既在立法层面对网络虚拟财产的财产属性进行肯定,也将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提升至重要的地位。

    三是为后续涉网络虚拟财产的立法留足空间。从《民法总则》第127条规定可以看出,当前立法对于网络虚拟财产持整体支持但是具体内容有待进一步探讨的态度。一方面源于互联网创新速度快,网络虚拟财产的种类尚处于不断丰富的阶段;另一方面源于特定类型的网络虚拟财产涉及问题较多,尚需深入讨论。以网络店铺为例,在当前的离婚纠纷中,已有部分夫妻涉及到对网络店铺(以淘宝店铺)的分割,而关于网络店铺的价值认定、评估以及分割的具体原则尚存在不同的认识。因此,《民法总则》第127条以概括性的条款为后续网络虚拟财产立法进一步完善留出了充分的空间。

    结合司法审判工作的实际,对于下一步的网络虚拟财产立法,本文认为可以从以下角度着手:

    一是明确网络虚拟财产的定义和范畴。目前尚无明确的法律规范界定网络虚拟财产,由此导致司法审判中认定某一网络信息是否属于虚拟财产存在障碍。同时,对于网络虚拟财产包含哪些内容,也存在认识上的分歧。广义的网络虚拟财产认为QQ账号、邮箱账户、虚拟ID账号等均属于虚拟财产,而狭义的网络虚拟财产界定则认为只有网络游戏中的游戏装备、游戏币才属于网络虚拟财产。实践中,对于网络虚拟财产的认定主要围绕网络依赖性、数据性、价值性进行认定。因此,在立法允许的范围之内,以列举的方式明确网络虚拟财产的范畴对于阐明立法对于网络虚拟财产的认识有一定的积极作用。

    二是明确网络虚拟财产权利属性。2016年7月5日,民法总则草案对外公布并征求意见,其中第104条规定“物包括不动产和动产。法律规定具体权利或者网络虚拟财产作为物权客体,依照其规定。”而在2016年10月,民法总则草案再次审议时,将该条删除,而将网络虚拟财产单独规定为第124条。由此可见,民法总则草案原将网络虚拟财产的权利属性定性为物权,但目前已通过的《民法总则》规定又无法体现出网络虚拟财产的权利属性。当前,网络虚拟财产的权利属性观点包括知识产权说、物权说、债权说等。而对任何权利的保护的制度设计前提应当建立在明晰权利属性的基础上,只有明确权利属性,才能进行自上而下地落实。在未来进一步的立法中,从立法层面明确网络店铺的权利属性,从而对实践操作提供规范的法律指引则显得非常必要。

    三是明确网络虚拟财产的权利保护内容及边界。以物权为例,民事主体如对某一财产享有物权,则可知其享有的具体权利内容包括占有、使用、收益、处分。但由于网络虚拟财产的权利属性尚存在争议,《民法总则》虽确定了民事主体对网络虚拟财产享有权利,但对权利保护的内容未明确规定。此外,由于大部分虚拟财产的权利保护涉及第三方网络平台,如淘宝店铺涉及到阿里巴巴公司,游戏币涉及到网络游戏的运营商等,在该情况下,法院裁判结果是否需要考虑第三方的实际情况,抑或是在多大程度上考虑第三方的意见,还需要从立法层面进行统一的指引,以明确网络虚拟财产权利保护的边界,并规范网络关系双方的权利义务。

    四是注意民刑领域立法的交叉。实践中网络虚拟财产的立法还存在较大的讨论空间,使得目前在刑事审判和民事审判领域对于网络虚拟财产的认识以及实践裁判存在较大的差异。以对网络虚拟财产的认识为例,民法学界因其具有一般财产的属性而将其认定为财产,持物权说的观点认为,网络虚拟财产的客体是一种无体物。而在刑法学上,则以其为无体物的形态将其认定为财产,并纳入财产犯罪的保护范围。因此,从民刑领域对网络虚拟财产进行统一亦是未来立法中需要注意的内容。

    五是完善举证责任、虚拟财产价值确定等配套规范。网络虚拟财产属于非物化的财产形式,主要表现为网络环境中的数据、信息,而这些信息依附于网站运营商而存在。且网络环境属于动态环境,虚拟财产权利被侵犯的情况很难固定下来并进行举证。由此,法律在设置举证责任时,应当适当加大运营商的举证责任。此外,虚拟财产的价值确定目前也是急需解决的问题,如民事案件中,在离婚、继承,价值无法确定的情况,分割存在障碍。刑事案件中,如盗窃虚拟财产,也面临因无法确定财产价值,影响量刑确定等问题。

    网络虚拟财产作为一种全新的权利保护类型写进立法,给予了互联网时代背景下的社会公众有效的制度保护,尽管从内容角度而言还需要进一步的深入探讨,但第127条已经切实体现了《民法总则》的与时俱进,展现了立法在权利保护理念上的进步,是本次《民法总则》修改的一大亮点。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