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官风采 -> 办案札记

我也是法官助理

作者:王晓丹  发布时间:2018-01-04 09:47:42


    她是一名刚入职三个月的法官助理。“二线”的。

    在考入法院之前,她不知道什么叫“二线”(官方称谓为司法行政人员)。她以为招考表上“普通业务庭室法官助理”这个职位都是会去审案子的。虽然她不是法本,但毕竟是个法硕啊。

    从她迈入法大学习法律伊始,她就只有一个执念:去法院,当法官。现在想想,她似乎有些太过于自信了。虽然研究生三年都拿了奖学金,但是全院获奖概率在70%左右;虽然幸运地拜在一个很棒的导师门下,但是她总是退缩、再退缩,没有发表过一篇文章,也没有做过一个课题。在实习经历上,她的同学们大都挤破头皮去应征“红圈律所”的助理,在金融街、在CBD,坐标很硬。吃着四五十元一份的便当,拿着两千块钱的薪水,在夜上浓妆的大街,拼命追赶末班公交车。而她选择的第一个实习单位,是法院。最后一个,还是法院。两家法院,两家律所,兜兜转转,她形成了内心确认。喜欢跟人沟通、愿意为人解决问题、希望平淡安稳、还奢求有一个比较好的社会评价,还是去法院吧,她想。

    求职之路比她预想的艰辛百倍。但她明白,最终能够进入法院,已然够幸运了。她觉得自己的激情都要溢出来了。她真想马上就去法庭里,跟她的“师傅”一起,并肩作战。

    老实承认,当一开始被“带领”到新闻办时,她茫然、失落、情绪零碎。“我想我还是需要时间调整自己的心态,还是得慢慢适应。”她竟然这样对笑眯眯听她表达感受的领导说。现在想想,她觉得自己真是不会说话。

    她们这一批法官助理绝大多数都被分到庭室里了,每次见到这些小伙伴,她总会问问,“你平常都干些什么啊?”“你们主要审什么类型的案子啊?”当得知小伙伴们的名字都已经落在了判决书上时,她羡慕的噘起了嘴。真好。“那还不是最后一行嘛!”“总有一天你会是第一行的。”

    好在,她还是比较熟悉写材料的工作的。大学时候在学校办公室忙过好一阵子,写过一些稿子,也策划过一些活动。既来之,则安之。她比较乐观,有什么事自我劝解一番也就不叫事了。加上办公室的领导同事们都是年轻人,相处愉快,氛围轻松,她认为这是不可多得的职场构成要件。当然,最重要的,她觉得在这里还是可以与法律发生关联的。

    每次因故去到法庭,她总会好奇的摸一摸法台,看一看国徽。但是,她从来没有去法台上坐坐。

她想,还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吧。

     她在的“二线”是个小部门,算上她这个新来的“小白”,总共只有一个巴掌的人数。除了专项活动的大场面需要全体出动,剩下的日常工作每项只能匀出一个人。由于工作的“时效性”要求,需要部门每个人都要成为“全能王”,这样在面对紧急事件或重大活动人手严重不足时,才能个顶个的冲向第一线。

    为了能够尽早跟上大家的节奏,不拖部门后腿,她把每个人都当成自己的师傅。观摩、记笔记、实践、反复。奇妙的是,在这样一个不断快速学习的过程中,她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不错,我喜欢。”——因为她发现,她不曾有一天离开过法律。法律,是理想,是兴趣,还是使命?不管,反正就是那个她最终选定的家伙。

    在工作里,需要审读庭里提供的工作材料,句子是否逻辑不通、会产生歧义?个别裁判要旨是否有可商榷之处?概要如何能将案情完整、简洁的概括出来?她深感自己法律知识的薄弱,却又十分庆幸。在这里,能接触到各个庭室优秀法官们缜密流畅的审理思路与各种第一手或新奇、或“首例”的案件。

    她有时候也会观摩民事、商事、知识产权、刑事等各领域法官们的庭审现场,见证双方当事人的针锋相对;随着对案情的深入了解,形成自己对案件的思路观点;跟随法官的节奏,梳理案件主要争议焦点。

    她曾跟随执行局夜间集中强执,晚上回到住处已近十一点;也曾夜里三点猛然惊醒,觉得某条待发的材料标题欠妥,打开电脑重新编辑。她未曾抱怨过,反而觉得,工作原来可以这么有趣,可以这么丰富多彩。“工作使我快乐”这句话,好像并不是那么矫情。

    “凡我在处,便是法大。”这是法大著名法理学教授郑永流的一句名言。这里的“法大”更重要的意义,是指精神上的“法大”,取法律至上之意。法律人有义务恭奉法律为王,凡事一断于法。当然,也有空间的“法大”之意:“法大人当与学校心灵有约,风骨,智识,神情,所言,所思,所写,无论你举手投足于何处,无不尽显法大之生命风格。”她始终记得,这是母校对她的教诲。

    对于曾有人问她是不是学法律的这件事,她早已经释然。

    “我也是法官助理。

    何处安放理想?

    此处。”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