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 法院动态

你是“明镜高悬”的“镜”——候镜法官民事速裁工作侧记

作者:王晓丹  发布时间:2018-01-11 09:58:22


    “今日个幸对清官,明镜高悬。”

                             --元•关汉卿《望江亭》第四折

   刚见到候镜法官的名字时,“明镜高悬”这个成语一下子就从我脑海中跳脱出来了。“jing”作为女生名字中的常见音,对应的汉字大多是“静”(寓意恬静的生活态度)or“婧”(寓意女子有才品),而“镜”字则着实不多见。在古装剧中,衙门里往往悬着一块“明镜高悬”匾,警示官员判案要公正廉明。而从事民口审判工作整整20年的候镜法官,恰恰契合了这一寓意。

   下午一点四十分,我在走廊里见到了正打算去法庭的候法官。当得知我要旁听她下午的开庭并为她写一篇稿子时,她腼腆的笑了笑。腼腆,或是她一贯低调的表现。她步履飞快地来到了法庭。此时她的法官助理刚刚开始制作笔录头。按照惯例,助理应该会提前来到法庭,在制作完笔录头并核完当事人的身份后,再打电话请法官过来。而候镜法官却早早过来,指导助理工作,为的是加快庭前准备的节奏,留多一些时间给当事人。 

   “卞某来了吗?”

    “某某公司来了吗?”

    “7个原告的代理人来了吗?”

    宏亮的声音让我微微一颤。候法官足不出庭,声音却极具穿透力。这种气势与刚才的腼腆微笑形成了一种反差,让我对接下来的庭审十分期待。当事人应声进来,原告与两个被告分列两席。候法官核完身份后,像说顺口溜一样顺畅地用几十秒钟的时间宣读了法庭纪律与当事人权利。庭审开始。

    这是一个劳务纠纷的“串案”,7个工人以拖欠劳务费用为由起诉承包工程的私人老板与发包公司。私人老板卞某认可未支付工人劳务费用的事实,但称工程款总计87万余元,因发包方只向其支付了42万元,尾款尚未结清,所以无法支付工人劳务费用。发包公司则辩称涉案工程不是其的工程,与其没有任何关系。在双方陈述过程中,候法官敏锐的发现了该案件的争议焦点,即该工程是否是由发包公司发包给私人老板卞某的。质证中,卞某既无法提供与发包公司签订的承包合同,又无法出具发包公司支付其工程款的收条。并且,在向法庭陈述发包公司分若干次向其支付42万元工程款的情形时,卞某含含糊糊,重复了几次都对不上42万的总额。这时,法庭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因为依常人逻辑,这么大笔款项的往来不可能不落在纸面上,且其无法自圆其说的样子显得有些心虚。我看向候法官,她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叉于胸前,微眯着眼,一动不动的盯着卞某。此时阳光耀眼,国徽闪亮。忘了介绍这个法庭了,这是个很简陋的法庭,没有法台,法官的桌子是横向的,当事人双方的桌子是纵向相对的,旁边摆放了3张椅子。可是,因为有了悬挂着的国徽和法官身上的法袍,这里变得无比威严与神圣。在这里,需要的是绝对的真理,容不得半点欺骗。终于,卞某把数字算对了。候镜法官直起身,清了清有些感冒的嗓子,“双方阅笔录签字。”

    还有两个案子。书记员都安排到了三点半。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候法官邀我回办公室“休息”。我以为候法官要回去喝喝茶,刷刷手机,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没想到候法官回到办公室,坐在电脑前又打起了下一个案子的笔录头。她边看卷边打字边跟我说:“这个案子是抚养权纠纷,之前打电话跟当事人沟通的时候就已经了解差不多了,双方也同意调解。所以开庭笔录提前基本上就都能打好,调解书也能制好,没有特殊情况双方庭上核对无误,当庭就能出文书了,这样效率比较高!”我说:“这不应该是书记员或者助理应该做的工作吗?”候法官笑了,“对,是应该他们做的,不过我们一个团队嘛,互相帮助,这样开庭他们也不至于手忙脚乱的。有的我能捎带手做的就帮他们做了,比如说这卷,我看的时候就给整理好了,这样庭后也给书记员节省时间了。”我想,能与这样善解人意的法官一起工作,就算案子再多,应该也不会有抱怨吧,因为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三点半了,助理打来电话,说可以继续开庭了。候法官再三询问双方当事人是否都到齐,在确定无须等待可以马上开庭之后,候法官离开了电脑。这种时间安排上的无缝衔接,这种高效运转的工作方式,正是民事速裁庭的一个缩影。第二个案子案情简单,双方无争议,当庭候法官就为双方制作出了调解书。原告不敢相信问题这么快就可以解决,还问候法官:“法官,这是不是只是庭前调解啊?我什么时候能拿到正式文书?”当得知当庭就可以拿走调解书后,我看到原告紧锁的眉头张开,仿佛卸下了重担,离开的脚步也轻盈了起来。在双方签笔录的同时,候法官马上叫下一个案子当事人进来。这是一个排除妨碍的案子,双方争议较大,候法官在向他们释明调解的效率与效果后,双方仍达不成一致意见。候法官决定给他们一周时间考虑,一周之内不调解就宣判。

    再次回到办公室,候法官依然没有闲着,在电脑中检索法条。这时距离下午的第一个开庭已经过去了三个半小时, 而她说过的“休息”依然遥遥无期……

    候镜法官的团队是一法官一助二书的结构,人数算比较多的,但是同时结案任务也重,一个月要结至少115件案子,平均每天要结差不多4件。在保证结案数量的同时,结案质量更是不能疏忽,要做到案结事了。候镜法官每天至少审理八九件单个案件,如何像她一样保证一个萝卜一个坑,法理情理相互融合,审理一个案子当事人满意一个,这是一门学问。而这门学问的关键词是“效率”。据她介绍,来到速裁庭之后,觉得最突出的特点就 是“多”和“快”。案子来的多,排庭多,案子转的也快。稍一懈怠,案子就会堆积。在这样的情况下,庭前、庭审、庭后都要将“提高效率”进行到底。比如在给当事人发起诉的时候,就要注意与当事人的沟通,了解其调解意愿,方便后续庭审进行。排庭的时候,她会把预计能调解的和不能调解的穿插安排,保证时间的合理利用。庭审的时候,积极引导当事人用调解的手段化解纠纷。庭后及时归档,将案卷及时流转。

    民事速裁庭的设立是我院一项重大举措。其对于快速化解矛盾、缓解审判压力、提升办案效率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我院速裁庭于年初成立后,成效显现。案件经速裁程序减少了当事人前来法院的次数,降低了诉讼成本,缩短了诉讼周期,速裁法庭为解决纠纷提供了高效快捷的化解平台。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