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苑文化 -> 诗歌散文选登

回乡偶书

作者:王晓丹  发布时间:2018-01-12 10:30:00


    正式入职的第一个周末,我选择回家度过。其实距离上一次回家还不到两个月,但是在这不到两个月的期间里,我的人生却进入了一个新纪元。在历经了岗前培训、军训、窗口实践锻炼之后,我正式脱离学生身份,成为一名法院工作人员。成长中有喜悦,也有迷茫。我急切的想要与父母沟通,当然也思念家中的大床,于是毫不犹豫在周五下班后订票飞奔到南站,开始了我42小时紧巴巴的回乡故事。

    接站

   “旅客朋友们,德州东站到了,请带好行李准备下车”。终于到了,往常这个时候我已经在酝酿睡觉了,生物钟所致,不免有些困倦。但是想到已经踏上了家乡的土地,马上就能把攒了一肚子的见闻感受向父母倾诉,我还是加快了出站的脚步。按照惯例,每次妈妈都会站在接站人群中的第一排,离着闸机还有十几米就能看到她在踮着脚向里张望。这次妈妈也站在第一排,我一眼就看到了她,但是她似乎没有看到我。我快速通过检票,走到她身边,大喊一声:“妈!”又向后排喊了一句,“爸!咱走吧!”妈妈好像才晃过神来,揉了揉眼睛,“到了啊!冷吗?”“不冷!”我拽着爸妈的胳膊,高兴地向停车场走去。

    “妈,你知道吗?本来今天晚上我有饭局儿那!高中两个小伙伴约我吃饭,我给推了,我说我要回家!嘿嘿嘿!”

    “哦!”

    “……”

    我感受到了一股尬聊的气氛袭来。我又仔细看了看他们,都在打着哈欠。突然我意识到了,今天是周五,劳累了一周的他们,平时这个点已经睡了,晚上开车二十分钟来接我,不知又等了多久我才出来,他们是累了!一阵愧疚涌上心头,想想自己,周五下班后也是最疲乏的时候,只想瘫在床上,更何况已经年近五十的他们!我心中暗暗决定,以后再也不坐这么晚的车回来了。不过我没有让他们看出我的情绪变化,还是兴奋的跟他们分享着这两个月的新鲜事。

    老妪

    车子一会就到了小区。爸爸去拿东西,我和妈妈在楼下等着,隔着几步在聊天。路灯很昏暗,又有一些遮挡物,妈妈小小的个子被夜色淹没了。所谓只听其声不见其人。缓缓地,我隐约看到一个蹒跚的老妪向我这边走过来:她的背弯的很厉害,几乎要成了一个直角;她的步子很慢,踏出每一步都要用很大力气。那一瞬间,我的心猛地揪到了嗓子眼,我以为我的妈妈竟然老成了这样!我马上冲过去,看到妈妈在站着刷手机,哦耶!嗓子眼的心又回到了原位。

    然而那一瞬间的心痛刻骨铭心。人总会老的。

    读幼儿园的时候,我还是个四五岁的小娃娃,哭了闹了还要爸爸抱,那时的合影中爸妈还年轻,有着清瘦的身材和朝气的面庞。

    读初二的时候,我开始为自己是独生子女而担忧。那时候学习还算上游,自己可能觉得可以了,不用那么用功了。上课就老爱胡思乱想,想爸妈老了怎么办?别人有兄弟姐妹可以一起商量事我没有怎么办?我如果白天上班不在家看着他们,他们摔跤怎么办?不过反正我不会送他们去养老院的。虽然上课的时候老想这些问题,但是回家看看爸妈,觉得他们也还是年轻的,这些问题就暂且搁置罢。

    从读研开始,别的事情我变得坚强,但是唯独父母,成了软肋。每当听到一些唱父母的歌曲或者看到一些写亲情的文字,泪点总是很低。我发现身边的朋友也都在这时变得成熟。大家都懂了,小时候父母对你学习上的严格要求是真的为你好;青春期时你与父母的争吵是真的让他们伤过心……

幸好,我们还有机会。

    回到家很晚了,妈妈的关节炎又犯了,我给她捶着腿,她进入了梦乡……

    谈心

    早上刚六点,妈妈就敲门进了我的卧室。我尽力让自己清醒,因为我知道母女聊天时间要开始了。“你在家时间这么短,别浪费在睡觉上啦,快跟我聊聊这两个月培训上班怎么样?”我闭着眼,慢悠悠的说起了军训一成不变的土豆猪肉豆角菜花食堂、我们“钢刀连”与“玫瑰连”的有爱互动、轮岗时在立案窗口接触到的形形色色的当事人,当然还有我最终分配的部门——新闻办的人和事。在她眼中,我还是小孩子,她担心我刚刚走入职场,为人处世的方法还未掌握,会影响工作。我告诉她,新闻办的领导和同事们人都很好,对我也都很照顾。我上班的第一天,周主任就给我拿来了她的折叠床,因为我不经意提过喜欢午睡;在我午睡的时候,范范姐从外面进来,放轻了脚步为我关上办公室的灯;苏主任为了让我周末好好休息,自己揽下了本应该是我做的工作;偲偲姐如邻家姐姐一般的温暖笑容让我觉得踏实,而郑哥的热情则让我紧张的心放松下来,能够更快的融入这个集体。听到我说的这些事例,妈妈放心了,交代我:“好好干!”——我会的。为了不辜负你们的期望。为了实现我的梦想。

    家,是避风港。家,是加油站。每次回家,都有这样那样的感想,都有一股努力向上的冲劲。有时间就回家看看吧,告诉我们的爸妈: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