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学实务 -> 审判研讨

外卖包装的是非——对“全国首例外卖污染”公益诉讼的思考

作者:林挚  发布时间:2018-03-06 12:48:28


    在工作学习节奏日益繁重的当下,挤压吃饭时间成为了多数人默认的“最优选择”。于是,在互联网+推动下的网络外卖变成了时代的新宠。“美团”“饿了么”成为了我们最熟悉的伙伴。根据Analysys的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中国互联网的外卖市场规模达818.3亿元人民币,已经接近2016年全年的1000亿元人民币,且预计2017年全年市场规模将达2000亿元人民币。近日,外卖再次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不是因为其规模庞大的消费量,而是因为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全国首例外卖污染公益诉讼。

    (一)外卖包装环保争议露端倪

    公益诉讼,顾名思义,为了保护公共利益而进行的诉讼。我国的公益诉讼自20世纪90年代已经初露端倪。近年来,随着人们维权意识的提高,关于环境污染、行政部门、垄断行业乱收费等公益诉讼不断出现。同时,自今年7月1日起,随着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在全国范围的试点工作正式开展,作为“国家队”的各级检察机关亦被赋予了依法提起公益诉讼的资格,可以预见,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公益诉讼将在推动我国环境等资源保护中扮演愈发重要的角色。

    在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以下简称“志愿者联合会”)起诉百度外卖(北京小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美团(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饿了么(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三家外卖平台环境污染责任纠纷中,志愿者联合会主张三家外卖平台改变浪费资源、危害生态环境的经营模式,在其平台提供的订餐界面首页显著位置设置是否有偿使用一次性餐具、是否使用塑料袋选项,并对一次性筷子、塑料袋等明码标价、收取费用,对平台已经造成的生态环境损害进行修复或承担修复费用。当前的外卖包装是否会产生严重的环保问题,外卖平台在提供外卖订单服务的过程中,应当承担何种合理义务,值得关注与思索!

    (二)外卖包装环境污染揭秘 

    不久前广受热议的《外卖,正在毁灭我们的下一代》一文,明确指出“每周至少有4亿份外卖飞驰在中国的大街小巷,至少产生4亿个一次性打包盒和4亿个塑料袋,以及4亿份一次性餐具的废弃”。于是,“外卖成为环境污染元凶”的观点就此产生。根据资料搜集,常见的外卖包装有泡沫、塑料和铝箔包装。泡沫包装盒,又被称为一次性饭盒,主要原料是聚丙烯,含量在80%左右。劣质的泡沫包装盒则含有大量的工业碳酸钙、石蜡等物质,容易与饭菜中的水、醋、油相互溶解,其中,工业碳酸钙中含有大量的重金属—铝,对人体的消化道、神经系统均有很大危害。塑料包装盒,主要成分是合成树脂,约占塑料总重量的40%-100%。塑料包装盒的基本性能主要决定于树脂的本性,添加剂也会发挥一定作用。目前,塑料包装盒可区分为热固性和热塑性两类,热固性包装盒无法重新塑造使用,热塑性包装盒可一再重复生产。塑料包装盒是目前外卖中最常使用的包装材料。铝箔,是一种用金属铝直接压延成薄片的烫印材料,铝箔包装盒阻隔空气性能强、耐高温、无毒无味,合理分类后可以进行再生处理。铝箔包装因为对成本和技术的要求较高,所以在20世纪30年代才逐步开始投入食品行业的使用。

    志愿者联合会起诉中涉及到的一次性筷子、塑料袋均属于塑料包装。在现有的技术条件下,一次性筷子可以回收利用,但是不得再次用作筷子使用。同样,塑料袋亦可以重复回收利用。基于塑料袋、一次性筷子可回收、可重新利用的特点,单个外卖包装中的塑料袋和一次性筷子并不一定对环境污染产生重大影响。而关于盛食物的包装本身,基于上述对泡沫包装盒、塑料包装盒和铝箔包装盒的比较,若适用泡沫包装盒,不但不利于身体健康亦会产生较为严重的环境污染。在塑料包装盒占主导地位的当下,外卖包装系环境污染主要原因的结论并不能成立。

    然而,正如“任何一个小问题乘以一个大基数都会变成一个大问题”一般,在我国十几亿的人口且“每10个中国人就有3个是外卖用户”的情况下,过渡的外卖消费确实可能产生浪费资源、危害生态等问题。一方面,大量的外卖订单催生了数量惊人的包装需求,短时间内生产大量的包装材料可能以放弃回收再利用而直接向自然索取为代价;另一方面,回收再利用需要专门组织集中、及时地进行,以减少因为外卖包装积压产生的环境影响,这同样需要人力和时间。因此,尽管从单个外卖订单需要的包装来看,其对环境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从长远的发展而言,志愿者联合会的主张有一定的必然性和前瞻性。

    (三)外卖平台的责任与承担

    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九条规定“消费者享有自主选择商品或者服务的权利”,对于外卖下单人而言,赋予其选择是否需要餐具是对消费者知情权的一种保障。目前,包括被诉的“美团”“百度外卖”在内的外卖平台纷纷开始试行“无需餐具”服务,这里的“无需餐具”特指一次性筷子。然而,从已有的测试结果看,即便选择了“无需餐具”选项,外卖中依然放置了“一次性筷子”。那么,外卖平台究竟在保护环境中应该承担何种角色?

    从基础法律关系来看,外卖交易的完成涉及下单人、平台以及商家三方。对于平台在服务过程中与下单人和商家的关系,理论上有“租赁关系说”“合伙关系说”“居间关系说”等不同观点。从平台服务的本质来看,平台通过提供类似于居间的服务,促成下单人和商家之间买卖合同的订立。根据《合同法》居间合同一章对居间人的权利义务的要求,居间人在履行义务过程中需要承担提供缔约机会、尽力促进交易完成等义务。具体到外卖订单过程,平台需要提供准确的商家信息,促成下单人和商家契约的订立;同时,保障消费者在缔约过程中对是否使用餐具等环节有自主选择的权利。

    从平台责任来看,现行《民法总则》将法人分为营利法人、非盈利法人和特别法人,外卖平台基于其取得并分配利润给股东等出资人属性,属于营利法人,应当然地承担《民法总则》第86条倡导的社会责任。鉴于外卖平台在社会生活中巨大的影响力,其应尽可能地在平台中通过多种形式倡导节约资源、保护环境,充分履行社会责任和义务等。

    (四)环保外卖—我们在路上

    跳出法律的框架,从社会治理的角度再看外卖包装,目前,从源头上改良外卖包装或者是从后期治理中加强部门之间的配合与协作则为更切合实际的选择。

    首先,从包装前端进行改良。尽管,塑料包装盒也可以回收再利用,毋庸置疑的是,铝箔包装盒是最优的包装选择,环保、密封性强且随着生产技术的日益精进,铝箔包装盒的成本也逐步降低。从美国、日本等国家的成熟经验来看,铝箔包装的使用率、环保性已经得到了充分的实践验证,成本和收益之间的矛盾随着技术的改良也已经有效解决。在2017年9月1日,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商业行业分会团体制定的旨在规范外卖配送服务的《外卖配送服务规范》(以下简称“规范”)中,《规范》对于配送员的配送箱提出了耐热性、耐低温、稳定性、耐腐蚀等要求。然而,《规范》并未对外卖包装本身进行具体的要求,建议在实践中可以以《外卖配送服务规范》的施行为契机,将外卖包装本身亦参照此类环保标准进行规制,以从源头上减少污染产生的可能,亦为末端的环境治理减轻负担。

    同时,从平台中端适当激励。在筷子使用方面,可以运用外卖平台的“消费者评价机制”,对消费者选择不使用且商家按要求操作,平台对其消费者和商家分别进行信用性或其他类似奖励,已达到引导保护环境,绿色包装的效果。在此基础上,基于逐步形成的环保外卖共识,过渡到商家不再提供一次性筷子等损耗品阶段。

    从消费末端进行整治亦是一个可行的选择。从塑料包装盒可能造成的污染问题来看,清理不及时则是危害集中出现的重要原因。因此,从环境治理的层面对消费者进行引导则尤为必要。一方面可以在外卖平台上及各大小区公示外卖餐盒分类丢弃的倡议书,倡导消费者分类丢弃外卖参合,以为垃圾处理部门集中回收提供便利条件。另一方面,回收部门及时进行外卖包装等专门性回收与再利用,以在当前塑料包装盒仍占主导地位的情况下,提升清理和回收利用率,尽量遏制对环境产生的污染危害。

    当然,无论科技如何精进、综合治理如何加强,消费者的保护意识增强、环保理念转变才是最有效的,毕竟“我们在改变世界,然后,世界也在重塑我们”。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