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普法天地 -> 以案说法

打麻将、捕鱼机、抽水头:你以为的发财路可能构成犯罪

作者:姜楠  发布时间:2018-03-19 09:47:54


    岁末年初,亲朋相聚,大家总是凑热闹的打两把;但每逢春节,也有农村赌博的高发期,返乡的人和故旧一起走出家门,在棋牌室、麻将馆或者手机前,一掷千金。2018年2月7日,公安部等多部委联合开展打击、整治农村地区赌博犯法犯罪活动,随着清整行动的全面推进,一些流言也甚嚣尘上。正常文娱活动和违法犯罪的边界在哪里?那些涉赌行为可能构成犯罪?海淀法院法官通过案例为您解读。

    赌博罪: 处罚“赌头”、“赌棍”,偶发性参赌不构成犯罪

    我国目前通过行政、刑事处罚两种方法规制涉赌行为,所涉罪名主要为赌博罪、开设赌场罪。以打麻将为例,按照严重程度,可能构成赌博罪、应予行政处罚的赌博行为、不得处罚的娱乐活动。

    赌博罪是指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以赌博为业。“赌头”系指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者,常见形式为设局、抽头渔利者,组织3人以上赌博,抽头渔利累计5000元以上或赌资累计5万元以上或参赌人数20人以上即构成犯罪。

    案例一:程某伙同他人在宾馆房间内,组织20余人以打麻将“推筒子”方式赌博,接群众匿名举报后被民警当场查获,现场查获赌资59 547元;后因赌博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罚金人民币五千元;涉案赌资、麻将牌、账本等予以没收。

    “赌棍”系指以赌博为业者,即以赌博为生活或主要经济来源者, 虽然司法实践中对于赌博罪的打击重点在于“赌头”,但亦有“赌棍”入罪者。

    案例二:赵某2年间通过登录境外赌球网站,长期进行网络赌球活动,并以此为主要生活来源;后因赌博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偶发性参与赌博并不以犯罪论处,但赌资数额较大可对其处以15日以下拘留、3000元以下罚金。以北京为例,个人赌资达到300元即可以予以罚款,超过500元可对其处5日以下行政拘留。且不论是赌博罪还是赌博行为,所涉赌资、赌博违法所得、赌博用工具等均需没收。

    对于不以营利为目的,进行带有少量财物输赢的娱乐活动,或者提供棋牌室等娱乐场所收取固定场所和服务费用的,不属于赌博行为,不得处罚,不得以禁毒名义干扰正常文娱活动。

    开设赌场罪:经营棋牌室、游戏厅、代理赌博网站、开设红包群均可构成犯罪

    开设赌场系指开设、支配供他人赌博场所,相较于赌棍的“聚众赌博”行为,开设赌场更加“专业”,要求具有更强稳定性、人员分工更细致、公开性更高。

    案例三:丁某在某村棋牌室房间内,以百家乐的形式开设赌场,组织他人为赌博提供服务,被民警当场起获赌资人民币15万余元、点钞机、码盒、百家乐桌布、百家乐主机监控器、扑克牌等物,后因开设赌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此外,一些我们常见经营行为一旦越轨,也可能构成开设赌场罪;如设置有退币、“上分”、退分换现金、回购功能的“捕鱼机”等电子游戏设备;代理赌博网站并接受投注、招募下级代理;为营利开设赌博性质红包群等,赌博手法包括游戏视频等多种涉及随机性行为。

    案例四:吴某在其承包经营的西宫动漫城内,通过经营捕鱼机,由动漫城销售代金卡、雇佣曹某将代金卡兑换成现金、再由会计张某回购代金卡的方式供他人进行赌博活动,被民警起获捕鱼机8台、人民币4万余元、代金卡百余张。后三人均因开设赌场罪被判处十一个个月至一年有期徒刑、罚金一万元不等刑罚。

    案例五: 2015年4月至2016年1月,袁某等人利用网络游戏“梦幻西游”中“八卦炼丹炉”随机转卦位的功能,在互联网上通过QQ聊天群传输炼丹炉转动的视频,设定“猜数字,押大小”的赌博方式,接收投注,组织他人进行赌博,查明赌资104万余元;后因开设赌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向,追缴赌资人民币一百零四万三千三百元。

    共犯:场地提供者、放贷、被雇佣者、拉人头均可构成犯罪

    需要格外注意的是,明知是涉赌活动而提供资金(含向赌博者放贷)、场地、技术支持、资金结算、组织客源(拉人头)等帮助,可能构成共同犯罪,亦需承担刑事责任。

    案例六:姜某明知陈某组织赌博仍以每天人民币500元的价格将其位于房屋租借给其使用,后因赌博罪被判处判处拘役四个月,缓刑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案例七:杨某明知房间内存在以 “推筒子”的方式进行的赌博活动,仍为参赌人员放贷现金人民币4万元;民警当场抓获参赌人员15名,并起获赌资现金人民币8万余元,后其因赌博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局中局:名为赌局实为诈骗,周围“赌友”均是“演员”

    除了法律责任之外,想通过赌博发财的人不得不面对另一重风险——设局诈骗。部分赌局以赌博为名引诱他人参赌,实质系通过可控结果诈骗他人钱财,参赌的人员亦多为犯罪团伙成员。

    案例八:被告人张某等四人在某台球厅,通过耳机、遥控器、色子等赌博作弊设备,通过切牌等手段控制赌博输赢,赢得被害人史某46万元(实际支付4.5万元)。后四人因诈骗罪被判处一年至一年三个月不等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案例九:刘某等13人在西苑车站等地,设立猜瓜子赌局,扮演参赌群众,诱骗他人参加赌局,利用带磁性的瓜子操控赌局结果,骗取被害人5000元。后因刘某因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