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苑文化 -> 诗歌散文选登

抓取社交网络信息是否违法?看中美法官怎么说

作者:翻译:王静姝   发布时间:2018-03-28 10:35:03


    2017年8月14日,美国加州北区地方法院作出一项临时禁令(Preliminary Injunction),要求领英公司(LinkedIn)不得阻止hiQ Labs公司获取、复制或使用领英网站上用户选择对公众公开的档案资料,且领英公司不得采取任何法律或技术手段阻止hiQ公司获取领英用户的公开资料。

    一、案件背景

    领英公司于今年5月向hiQ公司发函,要求其立即停止抓取领英用户数据,称其违反了领英用户使用协议以及加州和联邦法律。同时,领英公司采取了技术手段屏蔽hiQ公司通过其信息监测、抓取系统访问领英网站。在与领英公司协商未果后,hiQ诉至加州北区地方法院,请求法院认定其获取公开用户资料的正当权利。

    领英公司建立于2002年,是微软旗下的职场社交平台,目前在全球拥有超过五千万用户。用户可以在领英平台上创建个人档案并自主设定个人档案的隐私保护级别,包括向好友公开、向所有领英用户公开以及对公众公开等。根据领英的网站设置,任何人均可通过搜索引擎检索到已经授权对公众公开的全部档案信息。

    hiQ公司成立于2012年,其商业模式为分析领英用户的公开资料,向企业提供员工离职风险及掌握技能情况的评估报告。由于领英在职场社交网络方面的主导地位,因此hiQ公司的数据全部依赖于其用户的公开资料。

    二、争议焦点

    1、抓取行为是否“未经授权”

    本案的争议焦点首先在于,hiQ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计算机欺诈与滥用法》(CFAA)中的“未经授权或超越授权范围故意侵入他人计算机”。违反CFAA的行为可能有两种情况:第一,未经授权侵入他人计算机;第二,经过授权接入计算机但通过接入实施了不当行为。尽管领英公司明确禁止hiQ公司访问其网站,但接入一个对公众公开的网站是否可以构成CFAA所规定的“未经授权”行为呢?

    该案主审法官爱德华•陈(Edward Chen)在裁定书中指出:“CFAA的这一规定主要是禁止黑客行为,即针对非公开信息的无授权接入。这一法案最初是为保护政府计算机免遭黑客侵入,此后将保护范围扩展到商业计算机系统。如果把上述规定理解成网站可以任意禁止他人访问网站上的公开信息,就会破坏具有精妙平衡的关于信息公开和隐私保护的法律框架,甚至可能造成基于种族和性别歧视禁止他人访问网站的现象。”[1]法官还引用美国最高法院2017年的一件判决表明“普遍的观点认为网络空间具有公开的本质”,而社交网站则被视为“现代的公共广场”。[2]因此,法院不支持领英所称hiQ“未经授权”侵入网站的主张。

    2、领英是否抑制竞争

    同时,另一个争议焦点是领英的行为是否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hiQ主张领英禁止其获取网站公开信息的行为基于抑制竞争的目的,这种行为构成了《加州反不正当竞争法》(UCL)中的“不正当”竞争行为。[3]hiQ认为领英在两方面违反了反垄断法的精神:首先,领英不正当地运用了其在职业社交网络市场的主导力量,以保障其在数据分析市场反竞争的优势(anticompetitive advantage);其次,领英的行为违反了“必要设施”原则,该原则要求一个垄断企业控制了对其竞争对手为必要的设施时,不得阻止其竞争对手使用该设施。法院认为,hiQ的主张指出了领英公司的行为在反不正当 竞争法上存在严重的问题。

    3、是否损害信息自由流通

    除了判断一个行为在既有法律中的合法性,法院还关注公共利益的保护。本案涉及到的公共利益是“使信息自由流通最大化”(maximize the free flow of information)。法院认为,当用户选择对公众公开的隐私级别时,已经意识到他们的信息将被他人检索、收集并进行数据挖掘和分析。如果允许一家私人企业禁止他人获取这些公开信息,将严重威胁信息公开以及互联网所提供的信息自由流通。

    综合以上三点考虑,法院对领英所称hiQ“未经授权”侵入网站的主张深表怀疑,但认为领英公司的行为在反不正当竞争法上存在严重的问题,而且从公共利益考量禁止hiQ公司获取公共信息不利于信息公开以及互联网所提供的信息自由流通,因此法院裁定支持hiQ公司的临时禁令申请。这一裁定被认为将影响到互联网平台对于用户在平台公开发布的信息有多大控制权,或者说也将影响到对于谁有权使用用户在平台上公布的信息这个问题的法律判断。

    三、中国案例:新浪微博诉脉脉

    与领英案类似,2016年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脉脉与新浪微博不正当竞争纠纷上诉案[4]也涉及到抓取社交网络用户信息是否违法的问题。

    微博网站对自己的业务介绍显示:“微博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社交媒体平台,用户可通过该平台进行创作、分享和查询信息。” 用户使用手机号注册新浪微博账号,可以选择手机号向不特定人公开;用户头像、名称(昵称)、性别、个人简介向所有人公开,同时可以设置其他个人信息公开的范围,职业信息、教育信息默认向所有人公开,互为好友的新浪微博用户能看到对方的职业信息、教育信息。

    根据脉脉网站的介绍,脉脉软件是一款基于移动端的人脉社交应用,通过分析用户的新浪微博和通讯录数据,帮助用户发现新的朋友,并且可以使他们建立联系。应用提供了职场动态分享、人脉管理、人脉招聘等功能,致力于帮助职场用户管理人脉,帮助企业寻找人才,帮助求职者精确寻找工作。

    微博认为脉脉采取了非法抓取、使用新浪微博用户信息的不正当竞争行为[5],违反了新浪微博开放平台《开发者协议》的约定,具体表现为“脉脉软件要求用户注册脉脉账号时上传自己的手机通讯录联系人,从而非法获取该联系人与新浪微博中相关用户的对应关系,将这些人作为脉脉用户的一度人脉予以展示,并将非法抓取的该人新浪微博头像、名称(昵称)、职业信息、教育信息、个人标签等信息用于一度人脉中。”一审与二审法院均支持了微博的这一主张。

    四、案例比较

    那么,同样是抓取社交平台用户信息并再次进行汇总、分析,两个案件对这一行为合法性的判断为何会出现完全相反的结果呢?回答这一问题,需要进一步比较案件的细节。脉脉与微博一案相比hiQ与领英一案虽然大体相似,但也存在一些关键的区别。

    第一个区别在于,hiQ公司明确其搜集信息的范围是领英用户对公众公开的信息,且这些信息也可以被搜索引擎直接检索。而脉脉软件抓取的信息中,用户的职业信息、教育信息默认向所有人公开,但用户可以修改为不公开;其用于匹配脉脉用户人脉的手机号码,在微博用户的设定中有可能设定为向不特定人公开,也有可能不公开。脉脉在案件中没有明确其抓取的信息来自于何种隐私设定的用户。由于这种模糊性,本案中我国法院也并没有讨论其他公司抓取微博用户选择向不特定人公开的信息是否构成违反《开发者协议》和反不正当竞争法。

    第二个区别是,hiQ公司与领英公司不存在合作关系,因此其行为只需要遵守美国法律的规定。而脉脉使用的部分信息是在与微博合作期间基于《开发者协议》获取的,同时也要受到协议的约束。因此,两审法院均主要依据该协议来判断脉脉行为的性质。由于微博要求所有获取其用户信息的第三方均需要遵守《开发者协议》,而《开发者协议》规定了“用户授权”+“平台授权”+“用户授权”的三重授权原则,脉脉在终止与微博的合作后没有得到微博授权和用户的再次授权,因此法院认为脉脉的行为是在未经用户授权的情况下获取信息,未尊重用户的知情权及自由选择权。值得思考的是,如果脉脉从未与微博签署《开发者协议》,且其抓取的数据全部来自微博用户选择对公众公开的信息,那么事实情况就与领英案非常相似,脉脉是否还要受到《开发者协议》的约束?

    除案件事实上的区别外,中美法院对于“取得用户同意”以及“社会公众利益”的理解也存在区别。美国法院认为,领英用户选择对公众公开信息意味着其了解自己的信息将被不特定的主体收集、挖掘、分析,依据保障计算机信息安全的《计算机欺诈与滥用法》,hiQ的行为并非未经授权获取个人信息。同时,关于网络信息的社会公众利益乃是“信息的自由流通”,公开的网络信息属于社会公共空间,若由一家公司决定这些公开信息可以被谁使用将不利于公众利益。

    中国法院没有对用户选择将信息设为公开是否等同于“用户同意”进行讨论,但从判决来看并不认可这种默示的授权。中国法院认为,在判断竞争行为是否合法时,社会公众利益是指经营者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在本案中,消费者权益即个人信息隐私权,经营者权益即微博在社交网络市场的竞争优势。法院认为脉脉同时损害了这两项权益,因此构成了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和商业道德,满足了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一个要件。

    中美法院的判决展现了大数据时代信息收集、使用与商业竞争、个人隐私保护的复杂关系。对于标题中的问题,法律很难给出概括性的回答。如何在保障社会公众利益、遵守法律规定的情况下开拓大数据利用的广阔空间,需要业界的共同探索,也需要法律人对商业模式与法律规范更加细致、深入的理解、权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HIQ LABS, INC. V. LINKEDIN CORPORATION, Case 3:17-cv-03301-EMC, Document 63, filed 08/14/17, p.12. 

[2] PACKINGHAM V. NORTH CAROLINA, 137 S.Ct. 1730, 1737(2017). HIQ LABS, INC. V. LINKEDIN CORPORATION, p.13, 14. 

[3] HIQ LABS, INC. V. LINKEDIN CORPORATION, p.21.

[4]北京淘友天下技术有限公司等与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上诉案,(2016)京73民终588号。

[5] (2016)京73民终588号裁判文书,第13页。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