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官风采 -> 办案札记

乡土社会,一个依然不遥远的存在

作者:王志勇  发布时间:2018-07-24 10:40:48


    在北京打工的小陈借给同村的表舅老张三万元,老张一直没还,小陈将老张告上法庭并胜诉,可老张还是不履行。小张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后,法院用尽了执行措施,“失信名单”也上了,人也拘留了,可老张就是不还钱。小陈更加憋气,于是开始频繁到海淀法院执行局信访。

    今年春节,小陈回到老家发现老陈家居然开始翻盖装修新房。

前些日子,我陪执行局的同志来到小陈和老张的老家,安徽无为的一个小村庄,一是核实小陈提供的线索,二是希望当地村委会能帮助法院做做老张的工作,让他尽快履行判决义务。

    村委会主任(以下简称村主任)既是小陈的四表舅,又是老张的“老表”(表兄弟)。村主任早知道这事,但他并没有谴责老张欠债不还,而是训斥小陈当初不该把事情闹到法院而没有找亲戚朋友。小陈则格外憋屈:自己借给表舅钱,不仅拿不回钱,还落一身不是;他不打不闹,相信法律,依靠法律途径解决纠纷,却成了乡亲们指责的对象!

    这戏剧的一幕起初让我离出乎意料,但细想却又在情理之中。归结为一点:这就是乡土中国的乡土社会! 

为了一个标的区区三万块钱的民间借贷案件,从一审、二审再到执行、信访,无论是当事人还是法院,都付出了早已远远超出标的的成本,却依然没个结果,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小陈没有错:他追索欠款,依法维权,合理合法;村主任没有错:两边都是他的同乡亲戚,他要维护亲情的纽带,更不能容忍对他权威的无视;甚至欠钱的老张在他自己的心中也没有错:他是小陈的长辈,小陈不仅把他告到法院,还让他曾因此被拘留,这让他在村里“跌尽了面子”,既然如此,他宁愿坐牢也绝不向小陈“服软”还钱。

    其实,老张确实错了:他错在欠债不还还抗拒执行;村主任好像也错了,作为基层组织的带头人,他不“依法办事”、不“主持公道”,似乎有些“是非不分”;而小张可能更错了:他不顾亲情、无视“权威”、家丑外扬,实在有些“不懂事”……这是一个“每个人都没错又每个人都有错”的解不开的怪异“死结”。 

    在我们的要求下,村主任给在外打工的老张打通了电话。在一通呜哩哇啦的方言之后,村主任说:老张表示如果北京法院找他,可以随叫随到,但仍然不提还钱;事情发生时他并不在场,这事他也只能帮到此步。

    无奈我们只得离开村委会,在小陈的带领下来到老张在村里的房子。远远就见到一栋外墙粉刷得雪白的二层小楼,铝合金电镀门窗和布艺窗帘都是崭新的,只是铁将军把门,家中没人,电表的总闸门也关着,看来老张一家确实在外地打工。

    见到法院来人,邻居纷纷出来看热闹,小陈给他们敬烟,并用方言滔滔不绝地向他们讲述着自己被老张欠钱不还的遭遇,但我也似乎并没看到邻居们对他的同情。

    拍照取证并让小陈在笔录上签字后,我们准备回京。过去对执行法官一直不太满意的小陈此时却千恩万谢,虽然我们此行也并没有能帮他执行回欠款。回去后,老张可能因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判决而面临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被追诉。试想,老张一旦因此获刑,亲戚可能就彻底成了仇人,村里的乡亲更会议论纷纷,小陈也就很难再回村安宁生活了。

    一个简单的案件为何会有如此结局?因为乡土规范在农民心中早已根深蒂固,烙下了深深的印迹。在农民传统的思想观念中,乡土规范是最具权威的,尽管有时候是违法的。乡土规范讲求“和为贵”,用法律手段解决农村纠纷,是不合时宜的。一旦有人用法律手段或其他方式破坏传统伦理和乡土规范秩序,那么,乡土社会的攻击武器——“舆论”就会站出来制裁冒犯者。这是一个“双输”的结果。

    试想,如果小陈在起诉之前先求助于村里的“老娘舅”和基层组织主持调解,说不定就不会有这持续几年的官司。就算调解失败,小陈再行到法院诉讼,或许也能取得相亲们更多的道义支持。老张或许也就不会对执行如此抗拒了。

    这个让人“沮丧”又有些“啼笑皆非”的经历让我想起了上个世纪四十年代费孝通先生所著的《乡土中国》和苏力先生成书于上世纪末的《送法下乡》。学生时代“浏览”这两本书时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感觉,而这些年因为涉诉信访和司法救助的工作缘由,我对中国基层社会大量而深入的走访,却让我在实践中不断地“发现”了书中的内容,实现了对书中内容的“反刍”。

   中国的近、现代化进程已经进行了一个多世纪,从党的十五大第一次明确提出“依法治国”到现在也已经有二十多个年头,到法院依法解决纠纷,在北上广深等一二线大城市早已成为常识,但在很多四、五线小城市以及更为广袤的农村,理想中的“法理社会”看来还仍遥远。民间、尤其农村的乡土习惯在与国家权力的纠缠中并未消亡,熟人社会、乡土社会依然根深蒂固,那些让中国人之所以成为“中国人”的魂更没有消散,它们仍在方方面面地影响着当代中国。

    是用现代法治强制颠覆、彻底根除传统力量(关键是是否可行)?还是恰当地改造、利用传统力量,使之为法治服务?这依然是一个需要当代法律人深入思考的问题。

    代表着现代科技和理性强大力量的高铁向着首都飞速前行,车窗外春雨后皖南的乡村到处都是润绿的颜色,那些或新或旧、或高或矮的“白墙黑瓦”点缀其间,显得清新而祥和……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