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苑文化 -> 诗歌散文选登

我是女性,我说me too,我说不

作者:江南(笔名)  发布时间:2018-07-27 10:44:04


    我知道风终将来,我等到风吹过。

    这阵风叫做me too。

    2017年10月,众多女星公开指控好莱坞真•大亨•现代独立电影教父•金牌制作人哈维•温斯坦长期性侵女明星、女员工。而后,越来越多受害者开始在网络上用“me too”标签讲述自己被性侵害、被骚扰的经历,以打破沉默、摆脱自责、对抗强权。

    7月25日,始于一封对知名媒体人章文性侵自己的网络控诉,知名女作家蒋方舟、媒体人易小荷、奇葩说辩手、模特王嫣芸发声同样被该人骚扰过,后章文发文承认性关系但否认强奸,称媒体圈亲密行为属正常,并质疑章蒋方舟、易小荷情感史;知名时评家、公共知识分子鄢烈山参与论战,认为蒋方舟和控诉信所述不实,疑为没有“认真拒绝”。

    如果加上7月23日爆出的知名公益人雷闯性侵事件,或者回溯到被扳倒的长江学者陈小武和身陷性骚扰疑云的刑法教授,这场运动在中国酝酿的已经够久,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讲述。而这一次,媒体终于形成合力,关注的目光亦不再偏向被害人的外貌、情感经历、生活作风,直指问题核心:

    她不愿意。

    平心而论,目前尚无证据评定两人性行为是否自愿,但男性代表队昨晚的表现也实在不佳,视性侵问题为私德、隐喻男朋友多的女性行为放荡、认为被骚扰是因为女性没有认真拒绝,这样的看法本身,也许比侵害更加可怕。

    想想看,这可是两个有着足够文化素养、知名度、话语权的男性,在一场公众事件中的公开发言。那么除了他们两个,除了媒体圈、文化圈,到底还有多少人同样认为。

    昨晚,无数无辜中年男人,好不容易掀开了脑门上糊死的“油腻”标签,又被风吹了回来,在冷冰冰的地上,无辜或者不无辜躺枪。

    Metoo,从我开始讲述。

    我没被性侵过,但作为一个相貌平平、身材平平、背景亦平平的中年妇女,谁又真的一次没遇到过性骚扰和涉性隐喻?在有些酒桌上,一定要你喝下的那杯酒,到底是为了彰显情感,还是为了让鬼蜮更加顺畅?

    拒绝有用么?恐怕没有,我试过调换座位,有人会追着你调,委婉的拒绝会被认为是害羞,而状似无意的搭肩、拉手该如何处理,每位女性都在恐惧中孤独的学习过。

    至于鄢老师所说的“正色制止,大声抗议”要有多正呢?恐怕也至少要下定“我不做人了”的决心大声喊“畜生你TM住手”,并摔杯为誓、以示清白吧。

    可是有几人没有流言要对抗?知名、强大、社会形象好如蒋方舟老师,不也要被抨击“交了很多男朋友”“没有认真拒绝”么?

    一个男人,若执意把下流当风流,认真拒绝也好、委婉拒绝也罢,都无法阻止;更可怕的是,是什么样的共同体,能够把这样的事情当做私德、当做谈笑,可以堂而皇之的同情和谈论?

    是基于男性普遍更高的性自信,还是基于价值认同?

    任何对于女性的性侵、骚扰,都是对女性性自决权利的侵害。和她的外貌、衣着、情感经历、个人风格无关,和他的操守、恶念、强权有关。而将侵犯他人权益视之为“私德”“家事”,背后的真正台词是:

    我们何曾认为,女性有性的自决权利。

    女性只是性的对象,哪里是性的主人。

    蒋方舟评价《房思琪的失恋乐园》说,“震撼于她的冷静。那种冷静,是作者用难以启齿的耻辱、难以承受的痛试炼自己内心,终于到痛苦麻木的程度,再平静讲出自己的故事。”

    可这样的平静、清醒、这样对深渊的长久凝视带走了林奕含。如果你看过她的照片,她是那么漂亮清秀,那么有“老天赏饭”的感知和表述能力,却最终死于一场社会性谋杀。

    是的,蔡宜文说,关于性的暴力,都不是由施暴者独立完成的,而是由整个社会协助完成的。性的暴力,本质是权力的征服,而话语即权力,任何对施暴者的宽宥与开脱,对受害者的指摘与怀疑,都是脱下女性衣服的一只手。

    好在我们开始学会说me too,学会去污名,学会不自责,给脆弱以抚慰,给温柔以力量。

    而说不,不该只是女性的事。

    不论性别,我们都应该一起说不。

    最后说一点和性侵有关的:

    1.涉性案件中,我见过仙人跳的女罪犯,也见过事发后冷静取证的被害人,见过犹豫很久在家人陪同下报警的当事人,也见过全程哭泣无法表达的当事人,不同人的情绪承受和控制能力不同,不说明任何问题,尊敬坚强,尊重软弱。

    2.很多性侵案发生后,被害人主动联系罪犯要求赔偿私了,协商不成后才报警。这不说明什么,没有设局、恼羞成怒问题,被人殴打尚且可以要求赔偿,被人强奸为什么不能?曾经有女孩被人轮暴要求1万块私了,罪犯不同意,后来四个人加起来被判了36年。

    3.一个不算秘密的冷认识,罪犯也符合正态分布,坏人里怂货多、笨蛋也多。很多号称“敢说我就弄死你”“我能量很大我封杀你”“你能拿我怎么样”的人,还没纸糊的结实,还没把你怎么样,就被法律怎么样了。女孩别怕,人民司法保护你。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