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官风采 -> 办案札记

赵建国:服务是件有趣的事

作者:李然、杨炎辉  发布时间:2018-08-17 09:55:14


    赵建国要退休了!

    听到这个消息,笔者很震惊!与他沟通确认后才知道,他申请了提前退休。

    采访的那个上午,他比我们到得还早。只见他上身穿着一件亮蓝T恤,配着一条卡其色登山裤,没有皱纹的英俊脸庞,一头乌黑整齐的头发,即便鬓角夹着些许白发,看起来顶多也就四十大几岁。

    其实,他来到海淀法院时就已经满了33岁,那年是1994年。 

    【一】

    与现在来院的都是初出茅庐不一样,来海法之前,他1981年参加工作,先后当过建筑机械厂和电加工研究所工人,做过公司职员,使得他比一般人要更显成熟。

    刚入院的时候,他被分在经济审判第二庭(民四庭前身)做书记员。“当时办案,法官和书记员都是自己出去找人、送达、取证。记得当时有个案子,出去办案过程中,当事人琢磨半天对我说‘您这岁数不像刚来法院的?但这么随和客气,又像是刚来的!’。当时没太在意,但是事后回头就想,当事人为什么这么问,后来解惑了。”他解释道:“当时,一般人眼里法官都是威严的形象,当事人见到法官都是毕恭毕敬,而我接人待物的形象可能不一样,跟他们以前想象中的不一样”。

    他说他这些年也经常思考,法院到底是什么样的部门?法官是什么样的人?他感触到:“法官在当事人的眼里或者社会大众的眼里是一种固定的状态,是神秘的,是威严的,这几年讲改变作风,我们法院是否要打破这种状态,变得更为亲民呢?年轻人有时候可以把法官该是怎样的、法院人该是怎样的放下,先做自己,与当事人真诚沟通,也许会有不一样的收获。”

    【二】

    后来,他调到新成立的审管办工作,当时审管办开始集约管理全院的诉讼服务、评估拍卖等工作,评估拍卖风险系数大,需要专人负责,便交予他负责。他说:“当时就我一个人负责这项工作,领导从严要求,由于没有任何经验,工作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期间,有一个交通肇事的案子,给他留下了深刻记忆。他回忆:“那个案子的被执行人是一个小学老师,当时扣押了他的车,需要拍卖,我就跟他联系,早上打了几个电话也联系不上,没办法,只有接着打电话。下午的时候那位老师接电话了,情绪激动,说对判决结果有异议,不同意拍卖他的车,我给他释法析理,讲司法程序和执行工作,告知要配合法院工作,后来他说要去上课。我当时在电话里劝他,案子已经进入执行程序了,不管怎样要处理,硬顶对他不利,后面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同时说先去上课吧,等有时间了再和我联系就成。”

    他接着说:“大概一个月之后,那位老师主动到法院交钱了,车也不用拍卖了,还对执行法官说想当面对我表示感谢。他见着我说,自己是愿意交流的,也不是没有钱,不是老赖,就是为了争一口气,当时接到我电话时感受到了真诚沟通和尊重,所以当面致谢。”

    “通过这件事,我想说的是,其实当事人也是普通人,要积极引导,不能简单的、机械的执法司法”,他补充道。

    【三】

    2009年10月,他调到院办,接手陪审员管理工作,开始了长达近九年与陪审员朝夕相处的日子。

    当问及陪审员管理工作的特点是什么时,他想了想说“琐碎”,琐碎得让他刚开始时觉得“挺恐怖的”,因为一旦某一个庭审安排不上陪审员,法官就没法开庭。现场请他算了一笔工作账,他说:“平均每周他需要安排300多场庭审的陪审员,最多的时候,半天时间需要联系70到80个,开始的时候都是通过电话联系,照通讯录挨着个打电话。”

    后来,他一边熟悉工作,一边了解每一个陪审员的年龄、工作背景、性格脾气等特点,摸索交流沟通门道。他说:“陪审员是特殊的,他们来自社会,但与法官同权同责,他们来源面广,客观差异大。只有全面了解陪审的自然条件和状态,才能更好进行沟通。”

    海淀法院人民陪审员队伍,从2009年他接手时的140余人,到现在的660余人,在2016年年底赵跃辅助之前的七个年头,全院仅他一人负责联络管理工作。他笑着说:“真的挺难的,要与每一个陪审员处好关系,既要让他们愿意来参审,也要营造愉悦的工作氛围,我既是管理者,更是服务员。”

    我们直接问是否动摇过,他真诚地回答:“这些年来,我也动摇过,但是从来没有想过干不下去,因为我坐得住,不怕寂寞,也不打哈哈,一直抱着服务目的去做,只要陪审员愿意来,便做好服务。陪审员有什么问题,都可以给我说,能解决的我去协调解决,不能解决的,也给个交待,这样陪审员就没有杂念。通过服务尽力去促使陪审员发挥主观能动性,慢慢让他们有来的意愿,参审热情也增强了,最后发现服务是件有趣的事。”

    2016年10月,他骑自行车发生交通事故,左手肩关节粉碎性骨折。手术前一天,不顾医生劝阻到单位加班,将一周的几百个庭审安排好陪审员。后来一出院打着石膏又开始“独臂大侠式”的忙活。

    他说我们需要关注并了解咱们的陪审员战友。“这两年,案子特别多,有的案子审的时间也久,开庭开到六点以后,到了冬天,五点天就开始黑了,稍微住得远点的陪审员回家后已经7、8点了,但他们没有一个说不行,说辛苦的。” 说到这,他缓了缓,“但是我们得多为他们考虑,因为部分陪审员同志年纪都大,都是爷爷奶奶辈的,精力和体力都和年轻人不一样,我们需要去感受他们的不容易。比如,开庭时间长的,是不是考虑中途停顿一下,冬天下午开庭,是不是早点结束等等。”

    他的点滴付出把陪审员不断地吸引过来,并且全身心的投入陪审工作之中。据查,从2010年到2017年,陪审员共计参审案件70000余件,出勤人次超过110000人次,每一次参审都为我院司法事业的贡献着不可或缺的力量。

    无论是从平时的接触还是在整个采访过程中,笔者都可以感受到赵老师温文尔雅的气质,采访最后很好奇地问他温和的性格是怎样形成的。他笑了笑说:“我的性格是属于不愿意面对冲突的性格,因为在一个平和的年代长大,个性不怎么鲜明。我总是想着尊重每一个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平时也教导孩子遇冲突可以先退半步,那么双方各退半步则有一步,便有了空间。所以在海淀法院这24年就这样平和地走过来了。”

    最后,关于对青年人的寄语,他说:“在焦院长一次党课上讲到忒修斯之船,引发了我的思考,今天的海法是否还是当初的海法?从我看来,首先考虑这个船的目的和方向,无论这个船的外观怎么变化,船上的水手怎么更替,只要船的目的不变,还在朝着既定的目标前进,那么船就还是那艘船。每一届院领导都带领大家在夯实海法的基础。因为身体原因,我申请了提前退休,感谢院领导对老同志的体恤。我想,青年人一定要相信组织,发挥才能,肯定能进步,只要大家一起与时俱进,海法就还是那个先进、出干部、优秀的海法。”

    【采访手记】

    我是四川什邡法院组宣科的干警。此次有幸来海法挂职学习,并参与到“海法之子”的采访活动。采访前,紧张焦虑,采访中,倍感轻松,采访后,回味无穷。通过采访,我感受到一个鲜明立体、真实的海法人形象。在一周的挂职学习中,我接触到一些不同个性的海法人,大家因共同愿景汇聚在一起,焕发出“敢创新、不服输、有灵魂、富朝气”的气质,我将继续观察和学习。——李然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