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 图片新闻

列车离站前1分钟,和法院“游击”4年的失信被执行人终于出现

作者:文/王彬 图/上思才  发布时间:2018-08-25 08:50:41











    八月中旬的一天,正值周六,距离经停北京站的某次普快列车开车还有一分钟,列车员已经做好了关车门的准备,北京海淀法院的执行法官和几位法警着便衣蹲守在闷热的车厢里,身穿制服的其他法警则笔挺地站在站台上。他们在等待着一位“消失”了四年的被执行人。

    这时,一中年男子打算从隔壁车厢上车,行色匆忙,像是来晚了。凭借着手里身份证复印件上模糊的照片,法院工作人员辨认出来,该男子正是被执行人张某。于是法官向其出示了证件并阐明案由后,将其带回了法院。结合案件具体情况,法院决定依法对其采取司法拘留措施,当把被执行人送到拘留所的时候,已经是深夜1时许了。

    拘留11天后,张某的朋友来到法院,替他一次性交清了欠款。这场历时四年的执行案件,终于大功告成。

    时间回溯到近五年前,申请人王某和被执行人张某当时还是朋友。2013年年底,张某分两次向王某借了20万元,但却逾期没有还款。多方催讨无果的王某将张某告上了法庭并顺利赢得了诉讼,但张某仍拒不还款。于是2014年夏天,王某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

    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法院冻结了张某的银行卡号,结果卡里却空空如也;查封了张某名下一俩津牌汽车,但也只是限制了该车辆的交易,津门之大,要找到这辆车很难;法院还查封了张某的微信账号、支付宝账号,结果就冻结了400多元,只够支付十来天的迟延履行滞纳金。最关键的一点,张某本人似乎消失了。

    四年来,被冻了银行卡号,上了失信和限制高消费名单的张某,好似潜伏在这偌大的北京城里,大多数时候销声匿迹,极偶尔露出狐狸尾巴,却总是让人抓不住。不止一次,当执行法官魏海涛好不容易得知张某的临时工作地并匆忙赶到时,张某已经消失了,再比如执行法官得知张某在某地临时停车,火速赶去堵人时,还是扑了个空……人口密集的北京城,好像成了张某潜伏起来玩游击的青纱帐一样。

    申请人王某已经在外地工作了,却因为这个案子,每个月都来法院参加庭长接待日,每次和主管庭长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其他时间王某也会隔三岔五找魏法官了解执行工作的具体进展,法官或助理便放下手头繁忙的工作,对其进行耐心细致的解答和安抚。

    好在随着基本解决执行难会战的打响,人民法院对付失信被执行人有了更多的妙招,执行联动机制就是重要举措之一。这回法院能够成功在火车站找到张某,最关键的一步就在于执行联动机制反馈了张某出行的车票信息。根据该信息,法院提前布控,在张某险些因迟到错过火车这一戏剧性因素的陪衬之下,找到了“潜伏”四年的张某。

    包括执行联动机制在内的多元措施,将持续助力执行难问题的解决,必将更好地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和法律秩序,让失信被执行人无所遁形。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