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官风采 -> 办案札记

李红星:与时间做朋友

作者:刘宇  发布时间:2018-08-29 10:10:17


    从粗放到集约

    从笼统到细化

    从模糊到精确

    用精细化管理

    提升科学决策水平

    强化工作执行力

    是每一个组织和个体

    必须正视的问题

    今日,我们一起听听,海淀法院民六庭庭长李红星的速裁工作时间管理经

    一、真正的能力是让每个人都有能力,优秀法官不一定是优秀的管理者

    2016年底,焦慧强院长找到李红星,请这位全国优秀法官、全国法院办案标兵、被誉为“楼道法官”的调解能手,负责新成立的民商事案件速裁庭——民六庭的工作时,李红星有点忐忑,连连表示自己个人能力或许还行,但实在没有做正职管理者的经验,不一定能够胜任。

    “还没干怎么就打‘退堂鼓’?”焦院长说,“都说你李红星‘个人能力’很强,这点我认可;但你能把一支队伍带好,让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强,甚至比你还强,那才是真正的‘个人能力强’!放手去干,我相信你,不要辜负大家的期望。”

    焦院长的话打动了这位已经在全国法院做了无数次报告、觉得自己早已不需要再谋什么名也不想图什么利的“先进典型”。或许是念一份信任之恩,知遇之情,也或许是一份好胜之心,李红星接受了任务:“如果完成不了党组的目标,我年底就引咎辞去职务!”

    焦院长说,速裁庭要人人争做“千件法官”。这在李红星看来,就是必须不折不扣完成的任务。而且,李红星是个从来不满足于完成任务的人,他一定要超额完成任务。

    二、向八小时要效率

    李红星一向反对过度加班,在最高法院组织的会议上,他也这么坚持:干警的健康永远是第一位的,“五加二”、“白加黑”不能持久。如果一个人加班加点结案一个月,勉强还可以;没日没夜加班两个月,身体可能就受不了了;再这么下去,一下病倒了,休息三个月,这是得不偿失的啊。

    但是,法院的案子这么多,当法官的李红星可以说自己不加班,当庭长的李红星还能这么说吗?

    “我只要求大家完成任务,不会要求大家强制加班,强制加班两个小时发呆、摸鱼,不如自愿加班完成任务高效点。”李红星如是说。他要求大家充分利用八小时工作时间,解放思想,开动脑筋,想方设法,高效完成任务。

    “法院就是要为老百姓解决问题。我们要反对形式主义,大胆舍弃不必要的程式。”科学密集排庭,组织多组当事人到庭进行协商和调解,把零碎时间充分利用在工作上,大胆简化裁判文书——只要效率高、效果好,在速裁庭就百无禁忌。

    为了不耽误法官的办案时间,李红星一般通过不定期召开短会的方式灵活部署工作,通过微信群分享审判新知,鼓励法官通过“串办公室讨论案件”的方式相互学习。每次走进法官的办公室沟通工作,他都会让其他人不必拘礼,不必客套,不必寒暄,继续埋头工作就好——要想让干警充分利用时间,管理层首先要尊重干警的时间!

    三、每个人都要合格

    李红星是不允许任何一个人拖后腿、混日子、自我放弃的:“你可以不优秀,但必须合格。海淀法院哪个岗位都不轻松,只要你还在这里,就要多学习,就不能怂,就要能够立得住。大家的能力或许有高低,但对工作的热爱、基本的责任心不能有高下!每个人的基本任务必须完成,我也会想尽办法‘帮助’你完成任务。”

    他的方法是:精细化管理。

    2017年,速裁庭每位法官每月要结的案子不能低于90件。李红星为大家定下了“三五一”的要求——收到案件要在三天内发出起诉书,每天平均至少要开五个庭,争取一次庭审解决问题。最初一段时间,他甚至要求法官们每天报告排庭情况,然后随机到法庭去看看大家开庭的状况。遇到特别棘手的情况,他还会亲自上手帮忙调解,为年轻的法官们做个示范。

    速裁工作有一个关键问题即复杂案件的移送。对此,李红星进行了严格的限制,尽管规范要求是不超过10%,但在他的坚持下,目前民六庭的移送率始终保持在5%以下:“要是咱们的案子动不动就移送到其他庭室,速裁庭就根本起不到为人家分流压力的作用了!”王克鸽为我们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当时,大家提交了12个案子,认为过于复杂,想移送给其他庭室。李红星要求大家把当事人找来,亲自一件一件做工作。没想到,这12个案子中竟有10件被他调解结案了,只有2件需要判决。此后,庭长批准案件移送的严苛程度人尽皆知,大家也不好意思随便提交这样的申请了,都硬着头皮想方设法把案子解决,审判水平都有了不小的提升。

管理层提出的目标合不合理,现不现实?庭长亲自为你证明!

    四、遇到困难要自我挑战

    速裁庭的特点是婚姻、继承、买卖、劳务、物业、交通、教育等民商事案件、每个人每种类型都要承办,每个人年结案都必须过千件。在此基础上,鼓励大家超额完成任务,把案子多分给未结案件数量最少的法官,给他创造上进的条件。

    2017年,他们每一个人都超额完成了任务。全庭结案11470件,除庭长外的8位法官,最少结案1165件,最多结案1582件。

    今年,案件量更加汹涌,还有新纳入收案范围的令人头疼的民间借贷案件,案件难度加大。同时,庭里有法官辞职,从三月份开始有六位同志怀孕,人均千件的任务还能完成吗?

    “我们有困难,但哪个庭没有困难?我们要是不顶住压力,只知道说这困难、那困难的,就等于把问题甩给了领导。领导操心的事儿、头疼的事儿可比我们多多了!怎么办?必须敢于自我加压,从内部挖掘潜力,克服困难完成任务不讲条件!”

    李红星如是说,也如是做。非常时期,他也关心同志——比如:看谁生病了实在状态很差,就多关心关心,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让人家赶快去医院,把健康放在首位;但也敢做一个可能得罪人的领导,该硬气必须硬气,该严格必须严格——这个月参加培训,案子结得少了怎么办?困难是客观的,但能克服就要克服,少结多少下个月通通补上,任务数不能少!怀孕了结不了那么多案子怎么办?人家最低结90件,你结50件就行,同时让出一个书记员,补充到结案工作更加繁重的团队!

    “哪个领导都想表现得宽容又大方,但结案任务这么重,你少干,人家就得多干,我们可以适当照顾你,但所有能利用的人力我们必须充分用起来!这是司法工作的现实要求。”

    截至今年8月27日,速裁庭结案已达7831件,比去年同期多结了50.4%,8位法官结案数突破700件,最高的已达968件!

    据说,速裁庭已经没有人把完成任务作为目标了,大家都自我加压,超额完成任务,而且相互赶超,看谁超得多——这是一种风气和习惯。

    五、请你来速裁庭体验三个月

    速裁庭的工作节奏极快,但踏上这艘船,你就必须跑起来。

    李红星说,作为庭长,其实自己也给不了大家什么。但就是一个清晰的目标,一种明确的导向,一个单单纯纯的人际关系,让法官心里就是想着如何办案、如何调解、如何更快更好地解决纠纷、如何有效做好审判团队的分工,让助理和书记员心里就是想着如何更艺术地排庭、如何更科学地码卷、如何化零为整更高效地处理审判事务、如何抓住每一次与当事人接触的机会推进矛盾调处,让每一个人的心思都真正安放在审判工作上,就会有源源不绝的新主意、新办法,就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

    李红星说:“在我们庭,人人都是优秀的,人人都有绝活,人人都是师父,我很多时候要向他们学习。”

    有些人觉得速裁工作就是处理些简单案件,处理得再多也没什么难的,没什么了不起。对此,李红星回应:“请你来速裁庭体验三个月试试!”

    速裁庭最宝贵的是人和时间。速裁工作就是与时间赛跑,也是与时间做朋友。无论是管理者,还是干警,都是让自己学会尊重时间、把时间利用到极致。

    “调解能手”李红星让自己的哲学深深烙印于速裁庭,带给这支队伍务实、灵活、高效的作风,带给这只“千件法官”团队超过80%的调撤率。这只团队也改变了李红星,让他从“不加班的法官”变为“加班的庭长”,让他必须为带队伍这件事而进行更多的思考、做出更多的牺牲、实现更多的超越。

    李红星说:“一切努力都是应当的。作为党员,作为支部书记,就是要带领大家坚持党性,有所担当,实现高院寇昉院长提出的‘最高标准、最严要求、最好效果’的工作目标!”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