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官风采 -> 办案札记

摆好姿势,再谈知识,关于昆山案的一点边角料

作者:江南(笔名)  发布时间:2018-08-31 18:11:49


    关于昆山案,问我的人不少,我一般都回答不知道,不光是职业伦理,是真的不确定。因为作为刑事法官,我深知证据链条和主观心态认定的复杂性,远远不是一份视频能够解决的。但一些常识和逻辑性的问题,还是可以讲一讲。 

    不要再说“最起码是防卫过当,如果构成故意伤害我再也不相信社会!”

    强迫症必须科普,防卫过当不是罪名!不是罪名!不是罪名!

    防卫过当是个情节,你可以说他有防卫过当情节,可以要求减轻处罚,但最终他还是要有个罪名(我不是判断不构成正当防卫)。所以说,构成防卫过当和构成故意伤害,是一回事。而真正不能兼容的,是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

    大学课堂的老知识,送给大家。

    拿美国比较,说明不了什么

    每当遇到类似事件,美国那几起射杀无罪案件就要被拎出来,彰显彼岸法律制度的优越性。

    比较之所以不说明问题,不是阵营之争,而是不同的枪支管控政策,和由此带来平均风险认知水平,也就是飘荡在特定场合的风险有多高。在美国深夜有人手持不明形状物迫近,人们可以默认有枪并进行对应暴力程度的防卫,在中国则不行。

    所以这不是一个制度优劣的问题,也不是一个是否要逼迫群众练习马拉松的问题,而是一个如何进行主观心态推定的问题。

    技术活,不是态度的事。

    统计是个好东西,但有些统计项毫无意义

    司法对于正当防卫的尺度是否过严?

    恐怕是的。

    但统计辩方称构成正当防卫与法院认定正当防卫的比例,对评测这个问题毫无意义。

    打个比方,我们现在在排除刑讯逼供证据上要好转很多,但如果你统计辩方提出数和法院采纳比,恐怕数据上远不如以前漂亮。

    因为排除非法证据理念普及了,现在是个不认罪的被告人总要提下,理由从警察威胁他“你得好好说”“坦白交代可以轻判”到警察说脏话不一而足。

    同理伤害类案件里,总要提下正当防卫。关于这方面分析,如果有兴趣,可以看看这个:互殴类案件中正当防卫辩护要点

    有些事,律师做得、学者做得、法官做不得

    都是一样的科班出身,都是一样的知识谱系,可有些话别人说得,你说不得;有些流量,起笔就是10万+,但笔不能抬。

    不对在审案件发表意见,不单是职业伦理,不单为了维护司法的权威性,也是因为畏惧。

无知多么可怕,将自己定位于知道就多么可怕。

    法官的内心确信如此危若累卵且易变,视频足够判案么?证人证言呢、现场方位图呢、被告人自陈呢、尸检结果呢?

    投射很容易,“明天我们都将成为电动车主”;判断很难,忠于法律的第一步,就是不要行成先入判断。

    我时常觉得作为法官最大的任务,是防止个人的正义观,取代法官的证据思维。

    刑诉法修改了一遍又一遍,人们依然不能真正理解,程序正义是个顶顶重要的好东西。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