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苑文化 -> 诗歌散文选登

两起“涉狗视频”引发的案件

发布时间:2018-10-08 09:54:25


    因为训练宠物狗的视频,英国网红Markus Meechan先是警方拘留,后来被判了仇恨罪。

    Meechan坚持认为,自己的视频只是个玩笑。他在视频中向观众表示:因为女朋友总是夸自家狗有多优秀,Meechan决定让它变得丑陋一点。

    他觉得“纳粹狗”就是个不错的点子。

    在Meechan不懈的训练下,这只倒霉的狗进展神速。当主人发出“Sieg Heil”(德国法西斯分子见面的问候语)时,它会闻声而动,行纳粹举手礼。

    视频还展示了宠物狗在电视前“观看”希特勒演讲的画面。这则视频在youtube上获得了三百万次浏览。

    2018年4月,治安法官认定Meechan的表达成仇恨罪,罚款800英镑——他幸运地逃过了牢狱之灾。

    Meechan不过是日渐成为网络附骨之疽的“仇恨言论”的一个例子。仇恨言论,是基于文化、性别、种族等差异,对他人或群体进行攻击的言论。典型的仇恨言论,从“把丑陋的中国人赶回中国”,到“杀死娘娘腔”。

    正如野蛮总是比文明更古老,宣称“杀光一切”的仇恨言论总是能幸免下来。在facebook发布的内容审查数据中,仅2018年前三个月,这家知名社交媒体就处理了250万条仇恨言论内容。而这个数字每年都保持了惊人的体量。

    世界之所以对仇恨言论敏感,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它触及了一些最根本的问题:我们是谁,我们赞同什么,又反对什么,我们因为什么才能成为一个共同体。

    这一连串问题,用一个意味深长的词就能概括:主流价值。仇恨言论之所以成为各国公敌,就是因为它试图动摇支撑着社会共同体的地基。

    正如歌德所说,

    “在一幢建筑里要看三样东西:它是否在正确的地点;它是否被牢固地奠基;它是否被成功建造。”

    大厦倾覆之痛,有谁能容忍,又有谁能承受。

    9月28日,西安市雁塔区法院对叶挺后人诉“暴走漫画”案一审宣判。时隔5个月,这起知名案件与Meechan案很有些相似之处:都涉及主流价值、网络视频,还有狗。

    今年5月,“暴漫”创作并上传网络的一段短视频,将叶挺烈士生前创作的《囚歌》中“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你自由”篡改为下图。

    其中流淌的龌龊与恶意,简直能从字里滴下来。

    在为流量如痴成狂的年代,当“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还真有人受不了那香甜的诱惑,从敞开的洞里爬了出来——那就用对待那洞中常客的法子,给它当头一棒罢。

    话说回来,这些年里从狼牙山五壮士、邱少云到惩处“精日”,中国司法在英烈保护上动作频频,却不让人觉得突兀。究其原因,恐怕还在维护主流价值这一项上。

    社会越张扬自由、宽容个性,反过来却也更加体认到“同”的可贵。歌德有个同代人,国籍不同,境遇更是天差地别,但却有一种对世事相差不多的洞察:

    “历史就是在过去发生的事中,大家一致认同的那部分”。

    这话是拿破仑说的。

    有些秩序,只要还要这秩序就必须遵守,有些价值,只要还要这社会就必须维护。你叫它基础、历史、主流价值,都差不多。

    就像有的人发出赤裸裸的仇恨言论,有的人则才用小聪明式的戏说恶搞,对于社会的损害来说,也是殊途同归。

    所以中国做的有些事外国人不熟悉,难免大惊小怪,但这件事却没有引起什么议论。毕竟,无论是太阳底下的哪个角落,生了病都该吃药的。社会有病,也需要司法的手术刀。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