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官风采 -> 办案札记

一面锦旗的启示

作者:王彬  发布时间:2018-10-11 11:09:17





    今年9月19日,我收到了一面落款为9月9日的锦旗,当时颇感受之有愧,但确实又按捺不住惊喜,这是属于我的第一面锦旗,一份值得我永久珍藏的纪念。

    锦旗所言十六个字,在我自己看来,与其说是当事人对我的表扬,不妨说是一位老人对我这个后辈的寄语和期望,同时也是对今后职业生涯不衰的鞭策。

    【壹】

    这面锦旗的得来颇具“戏剧性”。

    2018年7月2日,那天是星期一,也是我研究生毕业后正式开始投入工作的日子。自那天起,我自己工作的心态都与之前一个多月实习时截然不同了。

    那天早晨,团队的魏老师让我去一楼大厅找一位没带手机的当事人,并特别叮嘱我这位当事人上了年纪。于是我去了人声鼎沸的一楼大厅,先是朗声喊了一下,没有人搭理我。我怕这位上了年纪的当事人耳朵不好,便在一楼大厅里挨个询问似乎上了年纪的人:“您好,请问您是某某某吗?”

    一楼大厅当时也就三五个上了年纪的当事人,所以我很快就问完了,结果都不是。正当我打算往回赶的时候,一位刚刚被我“打扰过的”老人拦住了我,先问我是法院的工作人员吗,我说是的,然后她说自己的手机丢了,没法联系上自己的承办法官,寻求我的帮助。

    我接过了老人递来的电话号码,给承办法官打了个电话,老人当时眼里透着茫然和无助,满头银发满脸皱纹,年纪感觉都有80岁了,这个年纪还需要来法院奔忙让当时的我觉得有一丝丝的不适,于是我多问了一句:“老人家您贵庚啊?”

    老人告诉我自己78了,这与我外祖母年龄相仿,更让我觉得帮助老人是责无旁贷的事情。正好我也要回办公室,便主动顺路带老人去谈话室,到了谈话室门口,其他法官正在用谈话室,承办法官暂时还没来,于是我便又往楼道里搬了把椅子让老人坐下。

    那周周四,去楼道里找一位当事人拿材料的时候又碰到了这位老人,丢了的手机还没来得及置办,我便又帮着找到了承办法官,老人提供的收款账户信息有误,但因为老人丢了手机,承办法官也在很着急地联系这位老人。于我而言这事情只是繁忙工作中的一个插曲,当时老人家说要给我送锦旗我也没往心里去,结果九月份我接到一个电话,老人家真的来给我送锦旗了。

    【贰】

    这段时间以来其实我一直在想这件事情,试图从这件事上得到一些启发,也有了一点心得,试着整理出来,刚好理一理自己的思绪。

    不能因为工作的繁忙和工作本身的性质便忽视了对社会公德和传统美德的坚守。

    我相信在日常生活中,比如去超市购物的路上或者去散步的时候,如果有一位老人过来问路或者寻求别的帮助,我们自然会毫不吝惜地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

    因为这个时候,就时间来说,我们有“闲”,就角色来说,我们是社会中普通的年轻人,尊老爱幼理所应当,这是十几年乃至数十年的教育、生活潜移默化的必然结果。

    但是,换一种场景,当我们在数百个案件中忙的焦头烂额时,还能有足够的耐心去帮助一位老人吗?尤其是这位老人并不是自己的当事人的时候,对此我最近常常扪心自问,毕竟现在的我要比7月2号新入职的我忙太多了,当繁忙的工作让我们丧失了日常生活中的那种“闲”,真正的考验才算来了。

    试想:周一和一位上了年纪的被执行人面对面比较近距离的聊了许久解除失信限高的事情,临走的时候才偶然得知这位老人有“肺病”;周二碰到了一位说好了来履行缴款义务但临到头出尔反尔的年过古稀的被执行人;周三又会见了一位抗拒执行且颇不注意形象风度的年过花甲的被执行人;周四,一位和前三天的事儿毫无关系的老人家坐到了谈话桌的对面,此时能避免将前三天关于老人的刻板印象带到第四天的工作中吗?一次两次还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呢?

    其实生活中最基本的恻隐之心、同情之心和是非之心在我们的工作中同样适用,并非与我们的工作格格不入。

    假如生活之中我们得知一个陌生人因为交通事故致残对方还赔不起钱,我们必然会有着恻隐和同情之心,这应该是毋庸置疑的,但当这种情况化作具体的案子来到我们面前时呢?比如双方当事人因为种种原因都没有上保险的交通事故侵权责任纠纷案件,标的额很大,给案件执行带来很多困难。当这些案件到了我们面前时,我们还能保持着一份日常生活中的恻隐和同情吗?我们能带着这样的一种心境去进行我们的工作吗?能有充足的动力在法律框架内去为受害者争取更多的救济吗?

    再如,在生活中当我们得知一些家庭纠纷的时候,我们很容易有自己的是非判断,比如谁做的过分了,谁占理儿了谁没理儿了之类的,但是当这些情况以案件的形式来到我们面前时,我们会不会下意识的忽略这些而只是着眼于自己手头事务的解决?

    【叁】

    能收获这面锦旗,我想很大程度上占了心态的便宜,那便是刚刚入职正是热情如火的时候,万一有天工作的激情褪去,到时候又是什么境况呢?

    上个月我们团队执结了一件迁延二十年的刑事附带民事案件,被执行人是一位刑满释放人员,在砍伤人之后20余年的岁月里,有四分之一的时间是在监狱里度过的,再加上其所从事的职业和生活本身的压力,相比于失信被执行人这一标签对其生活的影响,刑满释放人员这个标签的影响显然更重一些,好在被执行人有履行缴款义务的想法,就是在数额上与申请人的申请存在出入,还有调解的空间。

    于是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多次给双方打电话就行沟通,最后解决问题的三通电话都是在下班后打的,这个案件解决的关键就在必须积极主动的追着双方,否则一不小心就要耽误事,扪心自问,当工作的热情褪去,同样的案子还能有这样的办案效果吗?怕是玄乎。所以,我需要常常警醒自己不要褪去工作的热情。

    在希腊神话中,大力士安泰俄斯是大地女神盖亚的儿子,他的一切力量都来自于大地,大地便是他源源不断的力量源泉,我们的力量源泉是什么呢?当然是人民群众。在工作之中,我们打交道最多的便是以个体意义存在的人民群众,要对人民群众有感情,绝不是高高在上的一种怜悯,而是一种饮水思源的本分。

    用这个态度去看待和处理很多问题,很多困难也便不显得那么不可逾越了。曾有个很较真的申请人就是不明白,自己找被执行人要钱怎么要着要着被执行人就涉及刑事犯罪了。为此,我们便要花一些时间简单从民刑衔接、公诉程序等方面向申请人释明拒执罪。

    以上是一些浅陋的拙见,相信在接下来的工作中会有更多的收获,希望自己能永葆一份初心。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