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官风采 -> 法官出镜

仪仗女兵VS法院女警,孰美?

作者:田琳  发布时间:2018-11-12 09:48:45











    一提起“三军仪仗队”,你想到的是什么?

    是每天晨曦中,从天安门广场端门走出的那支高擎五星红旗的队伍?66双马靴,同时起落,仿佛如一。

    是每次国庆阅兵中,永远走在三军最前列的那支的队伍?雄姿英发的钢铁洪流,排山倒海而来,气贯长虹。

    是每次国事欢迎仪式上,那支有着中国军人最标准的挺拔身姿和坚毅精气神的队伍?在四海宾朋面前,神采奕奕、不卑不亢、岿然不动。

    是每次国外阅兵庆典上,那支高颜值和高素质被赞为“中国第一团”的队伍?脚步声带起威仪,涟漪阵阵,惊艳世人。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仪仗队隶属于北京卫戍区警卫某师,主要担负迎送外国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军队高级将领及纪念、庆典等重大国事活动的仪仗司礼任务。今年,国事访问欢迎仪式改革,迎接外国元首国事访问,仪仗队总人数由151人增加到224人,首次增加由55名女兵组成的女兵方阵,飒爽英姿,巾帼不让须眉。

    在这支55人的方队中,有三位年轻的姑娘在今年9月,脱下军装,穿上警服,走进了海淀法院,成为新新海法人。她们是苏晓彤、王相宜、薛海珍。

    年龄最大的薛海珍今年24岁,身高176cm;最小的王相宜个子最高今年22岁,身高177cm;兵龄最长的苏晓彤个子最“矮”,身高175cm。

    成为三军仪仗队的一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三位姑娘经过严格的政治考核和特殊挑选,带着热血与梦想来到向往已久的仪仗队。虽然对军旅生活的严格性甚至严酷性有一定的心里预期,但是在新兵连期间高强度的训练生活,还是让三位姑娘像上紧的发条一样,神经高度紧张,身体超负荷运转。

    苏晓彤说,最难忘的就是在新兵连的日子,没有思考的时间只有本能的反应,早上要在三分钟内跑到楼下集合,五分钟后出操跑步,迟到就会拖全班的后腿。王相宜说,她在新兵连最痛苦的就是叠被子,为了占据走廊这个“稀缺资源”、“有利地形”,四点就要起床,又困又急,边哭边叠,不知多久之后才能叠出“豆腐块”。薛海珍说,在新兵连最期待的就是亲人的来信,还有每周那短短5分钟和家里打电话的时间,听到父母的声音强忍着不哭,也是那时学会了报喜不报忧,知道了什么是家书抵万金。

    新兵连后,更为严格的训练开始了。冬天操场上冷风呼啸,手和脸冻得红中发紫,风吹在脸上一开始是像针刺一样疼,慢慢的变得麻木。夏天骄阳似火,为了不晕倒三位姑娘都曾死死咬住嘴唇以至于满嘴鲜血,即使晕倒,醒来的第一句话永远是,我没有事,我还能继续训练。每天练习正步走,脚板的血泡慢慢变成了茧子,连续站两个小时的军姿都成了休息。7斤半的礼宾枪拖得手腕生疼,枪放下时有一个动作要把枪杵在胳膊上,胳膊经常是青的,晚上睡觉手都在抖,两年的训练下来,两个胳膊都不一样粗。

    就这样,三位姑娘经历精神、体力、心理和生理上的艰苦磨炼,懂得了军人的价值和使命,练就了铮铮铁骨,练就了令行禁止、雷厉风行的作风,练出了英气逼人、排山倒海的气势。

    三位姑娘也从一名新兵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从一名合格的军人成为一名合格的仪仗兵,再从一名合格的仪仗兵成为优秀的可以执行任务的仪仗兵。她们从训练场走向检阅场,在国歌声中,礼宾枪上肩,正步抬起,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接受人民的检阅。

    而今,姑娘们放下了手中的礼兵枪,来到海淀法院成为一名光荣的司法警察,当起了法律和正义的守护者。在10月19日的升旗仪式上,队伍前方两名手握钢枪的女护旗手格外引人注目,这也是海淀法院首次采用女护旗手的方式举行升旗仪式。三位姑娘已经通过勤奋刻苦的训练,融入到法院工作生活中,为今后的工作打下坚实基础。

    苏晓彤说:“三年的军旅生涯,磨练了我的毅力,让我更坚强、更勇敢。自从退伍的那天起,部队的辉煌已经过去,走进海淀法院,我就是一名新兵,一切要从头开始,从零做起。”

    王相宜说:“当了两年兵,我学会了感恩,学会了独立,也学会了自信,成为了更好的人。来到海淀法院这个温暖的集体,我会充分利用一切机会,向法官学习,向前辈学习,我相信一份耕耘,一份收获”

    薛海珍说:“军旅生活让我懂得了与人相处为对方着想,让我懂得了踢好正步,更能走好人生。我有很强的抗压能力,多苦多累,我都不怕。来到海淀法院,对我来说是挑战更是机遇,是压力更是动力。”

    仪仗女兵&法院女警,一样美!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