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官风采 -> 法官出镜

刘云:我最大的进步,是胆子大了!

作者:李欣  发布时间:2018-11-27 09:59:45


    “我叫刘云,文刀刘,云彩的云,很好记吧?哈哈,据说当时我爸抱着出生没多久的我去上户口,被问到叫什么时犯了难:在家好像没想好啊,既然是冬天生的,叫雪吧,刘雪。刘雪,流血?不好不好,那干脆叫刘云吧!”

    大人物出场,往往天降异象,例如七彩祥云相伴,例如风雨雷电交加,其名字通常也格局宏大,而我们的刘云小姑娘就这么“随意”地取了个名字,“欢脱”地长大了。不是什么大人物,却也有一番小确幸。

    2016年10月,大学毕业没多久的刘云通过司法辅助人员招录考试,顺利成为海法一员。因离在京的一个亲戚家比较近,便自请到“山那边”的山后法庭工作,从此踏上疯狂发起诉、做笔录、整卷归档根本停不下来的“不归路”。不过这条路走起来,可不像当初取名字那般随意洒脱了。

    虽然在来之前,已经在公司做了几个月的法务,有了些许工作经验,但用刘云的话来说:和法院的工作差距还是挺大的,得从零开始学。

    给当事人打电话怎么才能保质高效?

    庭审笔录怎么记才能不遗漏关键信息?

    面对或情绪激动或撒泼耍横的当事人,怎样才能hold住场面?

    “刚来的时候,我胆子小啊,说话也轻声细语的,当事人说什么我都回好的好的,更别说在他们说无关事项时及时制止了,完全不敢……自己也没有判断力,好多事情拿不定主意,于是我就挨屋到处去问,请他们帮我把关,王漫姐休产假期间我都没放过她,哈哈~”

    慢慢地,只敢说“好的好的”的刘云,开始用“我们下午有庭审,您可以4点以后过来”“您这个材料不齐全,下周三之前把XXX补过来”回复当事人,对于反复念叨无关细节的当事人,她也能及时制止并合理引导,如今已经是审判组里不可或缺的有生力量了。

    “这是我来院以后最大的进步,‘嗓门’大了,胆子也大了,能够独自处理一些事情,当然这是大家的功劳,尤其是沙师父和漫姐,功不可没~”刘云笑着说。

    说起沙月亮沙师父,刘云话可就多了,对于沙老师的尊敬和崇拜,完完全全写在了刘云的脸上。沙师父是她的入门导师,更是长辈亲人。

    “沙老师特别有条理(其实是有洁癖),之前总是嘲讽我办公桌乱,不像个小姑娘,喏,你看现在整齐多了吧,卷柜也按照沙老师要求分门别类码好贴上了小标签,搞的我现在也有强迫症了,不过这挺好的哈?”

    “沙老师就是个百宝箱,要啥有啥~我们需要改锥针线米尺等等等等,求助沙老师时,他总会响亮地回答一个字:给!”

    “沙老师工作这么多年了,居然还这么有耐心,也不知道我在一个岗位工作30年会是什么样,一定要向他看齐!把专业做精通,做透彻。”

    “老沙每天都在开庭,写判决都得插空,而我只要负责发起诉和开庭,老沙是比我累哈?我该好好努力,给他多分担点。”

    跟着优秀又幽默的师父,刘云在山后的小日子也是有滋有味,偶尔斗斗嘴,偶尔撒撒娇,继续“欢脱”地成长着。

    不过,天天面对各式各样的矛盾纠纷,刘云也有“烦恼”的小事情。例如离婚的看多了她会想:不是家暴就是出轨,我还能相信爱情么?例如分家析产的看多了她会想:为了钱一拥而上,说好的亲情与信任呢?

    想来想去,似乎没想明白也插不上手,于是她愉快地决定:管好自己,珍惜当下,做好手头的事情,和家人简单快乐地生活。这样豁达乐观的姑娘,庭长马千里也连连点赞:“刘云来的时间不长,干活不惜力,也非常踏实上进。今年成立速裁团队后,她的工作量增加不少,但丝毫没有懈怠。人特别开朗,欢声笑语,周围人不自觉受她感染,希望她能在海法茁壮成长,成为她理想中的模样!”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